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朕好像忘了什么(互穿) 作者:酸奶蛋糕

 文案:
  庄絮版文案:从小跟着新帝的老人都知道,新帝裴易就是个作天作地不安分的妖孽般人物,这世上就没有他气不死的人!
  突然有一天,他们惊喜发现他变成了软萌又乖巧的小裴裴。除了老是怀疑自己喜欢男人没什么大毛病。
  反派也惊喜发现,原先万分棘手的人,现在成了个小傻子,他们说什么他就信什么。
  于是,他们乐了。
  一个月后。
  一众反派:“求您了,按常理出牌可好!!!!”
  庄絮:“……”
  裴易版文案:谁都知道,庄家嫡女庄絮温婉贤淑,端庄大方,可惜对上真正的天命之女,丢了未婚夫不说,最后落了个弃子下场。
  但自从她落水醒来,他们发现她依旧温婉,就是容易把别人气病。
  众人:“???”
  求您闭嘴可好?
  裴易:“……”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前世今生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庄絮,裴易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朕在玩宫斗
 
 
第1章 弃子
  庄家书房内,一男子负手立于窗边,一手捏着书卷,低沉暗哑的声音带着点冷漠:“如果没了其它作用的话,庄家不能留下这个污点。”
  一旁坐着的老夫人略微不甘:“梁王怎么也会要她的吧?毕竟是梁王一时疏忽,才会害的她被人绑走,卖入青楼。”
  “母亲,淳儿将来是要为后的人,她的名声不能被庄絮影响。”
  老夫人深深纠结着,好歹他们也培养了她多年,在她身上花了那么多心血,最后还没收到回报,就……
  但庄絮毕竟是二房嫡女,老二又是监察御史,而庄蓝风是礼部尚书,这双重身份下,他们连将她给人为妾的可能性都没。
  老夫人叹了口气,庄絮终究是废了,还好,还有个关淳,虽然这个老二庶出被外接回来后,言行举止分外出格,但却同时得了不少权贵青睐,遇到任何危险,也都能逢凶化吉,甚至有贵人相助。
  看样子无尘大师说的没错,关淳才是真正有凤命之人。
  “淳儿的娘亲你看看,找个时间让老二抬为贵妾吧。”
  庄蓝风看了眼老夫人,点了点头,她不知道的是关淳压根不是老二的私生女,是来路不明的女子。
  不过,庄絮已经废了,他们也就剩关淳能给庄家带来权势了,关淳的待遇也该上升了,得让她知道,他们虽无血缘关系但他待她胜于亲女。
  院内梅林
  “你去娶絮絮好不好?”
  刚落过雪的枝头,不堪重负,“啪”的一声落下,砸在梅花树后一白衣女子脚边,女子长长睫毛微微垂下,搭在枝头的纤纤玉手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冻的泛紫。
  庄絮收回手,自己轻轻搓揉,像只冬日里无家可归的小猫,可怜又无助。
  那边声音还在继续,这回男子声音带着丝微怒传来:“本王真正想娶的人是谁,你不知道吗?”
  庄絮搓揉着指尖的手顿了顿,抬起头来看着天空,他真正想娶的是谁,不是一目了然吗?
  反正不再是她。
  连着“啪嗒”几声,是那边娇俏女子被男子推到树边,撞落积雪的声音,从庄絮角度看过去,恰好能看到披着墨蓝大氅的男子正拥着怀里一身红衣的娇小女子。
  庄絮默默的看着。
  “阿芩。”女子含泪推开裴芩,抬手抹了把眼泪,“你是絮絮的未婚夫,你只能娶絮絮。”
  “你不娶她,她一弱女子怎么活?她是因为你疏忽才会被人卖到青楼的,你不能这么对她?”女子又退了步,眼眶含泪的看着面前男子。
  庄絮说不上什么心情,其实不娶更好,她怕娶了后,她得天天看着他们你跑我追。
  “关淳,是你说的,成婚必须建立在爱情之上,现在你却要逼迫我娶自己不爱的人?你这对我公平吗?”男子一手负后,漆黑眼眸隐忍着什么。
  庄絮轻点了下头,不公平,所以别娶了,让她安生去寺庙安度晚年比较好。
  “阿芩,絮絮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想你辜负她。我已经准备去选秀了。”女子轻咬了下唇,转身就跑。
  庄絮惊了,抬脚就想阻止她去选秀,她去了,她怕梁王把她也送进去选秀,就为了拿她的假凤命去保她的真凤命。
  “关淳,你敢!”裴芩一把拽回女子,直接在树下强行吻着。
  庄絮看到这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再看下去了,梁王怎么会舍得?
  素色裙摆雪地里划了个弧度,端庄温婉的监察御史千金,就算知道自己已再无利用价值也依旧端庄。
  “庄小姐,实在抱歉,淳儿已经尽力把梁王殿下让给你了。”身后明则歉意实则嘲讽的声音传来,庄絮停下脚步,寒风吹着,她感受到了身为弃子的悲哀,连借住她家的外人都能来踩她一脚。
  林君仪同情又幸灾乐祸的看向庄絮,就见女子垂在两侧的手微微缩紧,然后又无力松开,像是认命了。
  林君仪看着那点侧颜,暗暗咬了咬牙,庄絮长得好,即使是当年圣宠一时的云贵妃也难以匹敌,尤其是一双眼眸,就算什么也不做,就这么看你一眼,也足以勾人,更别提是现在略微落寞的样子,可这种颜色偏又端庄温婉到不行。
  但她转念想到这样绝色人物最后被她的养女抢走挚爱,她心头就痛快了。
  “林伯母,我们应该无话可说。”庄絮眉头轻蹙了下,回身福了下礼,抬脚就要走,身后忽然一大力传来,扑通一声,她落水了。
  岸边,林君仪冷漠的看着不断挣扎的庄絮,朱唇微起:“你名节受损,庄大人已经弃子保全庄家颜面。”说完,转身离开,心头跳个不停,一切都不一样了,跟前世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