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清穿之盛宠皇贵妃(上)作者:义楚

 《宠妃》一书中,女主盛琼华,自幼便生的天香国色,名动京城。
  从秀女到皇贵妃,既是康熙帝王的心尖宠,又是四阿哥胤禛的白月光,先后受两位帝王恩宠,一生扶摇直上,步步荣华。
  可穿书女配携剧情归来,要夺她机缘当女主!
  上辈子,堂姐凭借着一丝剧情,模仿她的形态,练习她的声音,成功顶替她成为帝王的宠妃。
  到最后却赐她一杯毒.酒,让她悔恨而死。
  重生一世:
  盛琼华看着羸弱可怜的堂姐,腹黑隐忍的前夫。
  她毫不犹豫的扭头,投入帝王康熙的怀抱中。
  既然这亲情与情爱都不可靠,那倒不如去追求这世上最大的权势,做最高贵的女人,嫁最有权势的帝王!
  ***
  盛琼华凭借着一张娇艳无辜的脸,在后宫中两面三刀,机关算尽。
  总算是一路从常在,到后来的皇贵妃,尊宠一生,当属万人之上。
  权利够了,她懒得斗了,自想全身而退。
  却被迎面而来的帝王压在墙壁之上:“宠了,疼了,权利情爱都给了,如今你想全身而退?”帝王捏着她的下巴,通红的双眼目露疯狂:“也要看看朕座下的龙椅答不答应!”
  盛琼华:自步步为营, 到宠冠后宫。攻略到满级,才知帝王一直心系于自己。
 
  本文又名:《两代帝王白月光》康熙:你我本无缘,全靠我有权!
 
  排雷:苏爽甜,架空清 谢绝8榜,谢绝人参公j-i
  宫斗文,女主心机婊,全文1v1,
 
  内容标签: 清穿 重生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盛琼华康熙 ┃ 配角:@晋江义楚:预收《东宫瘦马》《本宫成了康熙的猫》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已完结,番外更新中
 
  作品简评:
  《宠妃》一书中,女主盛琼华自幼天香国色名动京城。从秀女到皇贵妃,是康熙的心尖宠又是胤禛的白月光,一生扶摇直上,步步荣华。穿书女配携剧情归来,要夺她机缘当女主!上辈子堂姐凭借一丝剧情,成功顶替她成为帝王的宠妃。最后赐她一杯毒酒让她悔恨而死。重生她毫不犹豫投入康熙的怀抱。追求这世上最大的权势,做最高贵的女人!
  本文题材新颖,文笔细腻。行云流水,情节波澜起伏,女主盛琼华攻于心计,设计帝王独获恩宠,从一小小的宫女到日后宠冠后宫的皇贵妃!
 
 
第1章 
  雍正元年,二月。
  新皇登基,国丧刚过。
  连紫禁城的风雪都悄然停了,今日是二月二龙抬头的好日子,一大早万岁爷出宫祈福,祈求保佑大清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这般一个喜气洋洋的好日子,可乾清宫的奴才们却战战兢兢的站在原地,丝毫不敢动作。原是因为万岁爷前脚刚出了宫,后脚还没半个小时又回来了。
  新皇本就喜怒不定,性子多疑,且据说万岁爷回来的时候板着脸,面色y-in沉可怕的厉害,大手死死的掐着一个小太监拽进了乾清宫,到现在还没出来。
  二月里,绕是风雪停了,可也架不住那冻死人的冷意,那一尊尊金色的琉璃瓦下坠着一长串的冰溜子,那玩意足有半尺长,整整齐齐的挂在房檐下晶莹透亮,远远的瞧过去倒像是根水晶柱子。
  冬日里原本守值的人要少些,可今日乾清宫门口却被那些穿着黄马褂,配腰刀的御前侍卫们里三层,外三层,围绕了个水泄不通。
  ‘轰隆’一声雷响,刚停了风雪又下起了雨,瓢泊的大雨倾盆而下,那些穿黄马甲的侍卫们依旧是面无表情的顶在风雨中。
  这可苦了立在墙角下的太监们,一阵凌厉的冷风吹来,摔打在小太监们冻得通红的脸蛋上,只见他们个个双手揣进袖子里,头低的像鹌鹑,绕是这样,外面那些风声雨声也挡不住屋子里传来的暴呵!
  苏培盛站在一群太监中央,听着里面帝王的怒喊,他叹了口气,走上前两步,低头看着跪在廊檐下的人。
  “叶太医。”苏培盛的声音小小的,可去了势的太监腔调里依旧带着克制不住的尖细:“外面风雪大,您还是跪进来一些吧。”
  他低垂着眉看着面前的人,廊檐下面积了水,此时温度低已经结了冰,那人一身简单的长袍,跪在那已经快两个时辰了。
  冷风吹过,积水便冻成了碎冰渣子,渗入衣裳没入膝盖里,是刺骨的冷。
  冬日里,外面风雪凌厉,西北风一刮恨不得能穿透你的身子,只见那人抿着唇,腰杆挺的笔直,一身简单的太医长袍穿在他身上,寒风暴雨中都掩盖不住那温润如玉,清隽之感。
  可这般风光霁月的一个人,可此时长袍下的双腿却止不住的颤抖。
  可惜了……
  苏培盛垂下眼帘,叶家少爷叶文清,芝兰玉树般的人物,又是太医院的新贵,一手医术妙手回春。
  可今日这般跪下去,日后只怕是要落的个残疾。
  他别开脸,身子往侍卫后面藏了藏,眼帘往下盖住里头的叹息。谁让这叶太医不长眼,偏偏瞧上了不该瞧上的人呢?
  帝王的枕塌边岂能容忍他人酣睡?何况偏生又是那人……苏培盛摇了摇头,双手c-h-a在袖子里,慢慢合上眼睛。
  屋内的吵闹声断断续续的,隔得久了还能听见细碎的呻.吟,男人急促又粗.壮的喘息,里面夹杂着女人掩盖不住的哭喊。
  那声音带着娇,带着媚,如声声儿的莺啼,穿过门窗,传到外面。
  滴水的廊檐下,叶文清闭上眼睛,捏紧拳头挺拔的身姿止不住的颤抖。
  苏培盛原本半阖着的眼皮撩开,不停的往里头张望着,他生的面白无须,五官周正,可原本红润的脸色此时一片煞白,额头不停的冒着汗。
  这都进去好几个时辰了。
  再这样下去只怕是要出事,想到帝王发怒的模样,他终究是害怕,又不敢上前阻止,来来回回在原地转了好几圈,才走到窗户那悄悄挑开一点缝隙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