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清穿之盛宠皇贵妃(下)作者:义楚

似笑非笑的落在玉贵人的头发上,前一个月瞧见玉贵人还烧的头发都没了,如今一瞧,却是半点儿都看不出来。
  她斜过身子,捧过手边的茶盏喝了一口,这玉贵人倒当真有本事儿,不到一个月头发都长起来了。
  “嫔妾叩见万岁爷,叩见盛嫔娘娘。”
  “起来吧。”康熙手一抬,举起茶盏喝了一口,才道:“这个点你怎么过来了?”玉贵人低着头,娇俏的脸上带着一丝羞红。
  “嫔妾听说盛嫔娘娘身子不好,这才想过来看看娘娘。”她怯生生的站在万岁爷面前,说话的时候咬了咬唇瓣,含羞带怯的往万岁爷那儿看了一眼。
  盛琼华就坐在万岁爷身侧,自然是瞧的一清二楚。
  她眼帘一闪,轻笑一声,后靠的身子往前一斜,玉手托着下巴,懒洋洋的道:“快一个月没见你了,如今一瞧倒是瘦了许多。”
  她面上带着笑意,眼神也是淡淡的。
  一侧的玉贵人却震惊的抬起头,一双眼里通红一片:“姐姐可是怪罪妹妹在你生病的时候不来看你。”
  “哪里的话。”盛琼华笑了,那双桃花眼往上勾起,凌厉的眼神却不达眼底:“妹妹可千万不要多想。”
  “不是妹妹不来看姐姐。”哪知玉贵人就这样直接跪了下来,纤细的身子娇弱的跪在地上,真真儿是让人心疼。
  她扬起脸,  漂亮的脸上还含着泪:“当真不是,姐姐可万万不要误会了我。”
  玉贵人的眼泪就像是流水,扬起下巴来怎么止都止不住,“我从姐姐生病开始就日日念经祈祷,希望姐姐康健。”
  她抽了一口气,哽咽着道:“但是妹妹却从来不敢来秀水苑半步。”她哭的可怜,一句话更是哽咽的让人心疼。
  盛琼华眼神看下去,冰冷的双眼却是越来越冷。
  她也不说话,就这样手肘撑着下巴。眼神冰冰冷冷的看着她。屋子里一时之间只有玉贵人的哭声,断断续续的虽是可怜,时间长了却也是有些令人心烦意乱。
  康熙就是头一个忍不住的。
  他放下手中的茶盏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眉心,无奈道:“你说话就说话,哭什么?”这玉贵人刚开始走进来的时候还不错,让他眼前一亮。
  怎么两三句话不合就哭了起来,吵的他头疼。
  康熙揉着眉心,说话的时候语气自然重了不少:“你要是没事,看了盛嫔如今好好的,就给朕出去,别在这哭哭啼啼的吵的朕头疼的厉害。”
  “万岁爷。”玉贵人正哭着,眼泪啪啪啪的往下.流,听到万岁爷这声不可置信的将头抬起,她可刚刚哭的太惨了,一时间刹不住车。
  就这样扬着下巴,眼泪顺着脸颊流到了鼻孔里,下巴嘴巴上都是。不说美感,甚至瞧着都有些吓人。
  康熙眉眼之间飞快的闪过一丝嫌弃,皱着眉心道:“朕不懂,你到底是在哭些什么。”
  玉贵人本是有备而来,却不料被万岁爷这番的嫌弃,她嘴唇张的大大的,看了一眼万岁爷,随后又看向他身侧的盛琼华。
  盛嫔娘娘可当真是好样的,万岁爷这般说自己,她却从不替自己求情。
  玉贵人咬着牙,双手掐的紧紧的,盛琼华之前还假惺惺的把她当做姐妹,可在万岁爷面前却从不为自己说话。
  假心假意的模样。
  “朕问你话呢。”眼瞧着她失了神,康熙却是越发的不耐烦,跟她说话的语气都强硬了下来。
  “我……嫔妾……”玉贵人张着嘴,看着万岁爷这模样,原本一肚子的话却是忘到了脑后跟,什么都记不起来。
  反倒是盛琼华,忽然瞧了她一眼道:“眼瞧着天气已经晚了,本宫与万岁爷正要用晚上,玉妹妹可吃过晚膳了?要不与本宫与万岁爷再用些?”
  玉贵人抬着头,瞧见的便是盛琼华那略带着笑意的脸。
  她是在撵自己!
  玉贵人后牙槽咬得紧紧的,几欲出血,万岁爷又不是她盛琼华一个人的,凭什么就只准她巴着万岁爷不放?
  “玉贵人?”
  见她不说话,盛琼华还带着笑意起身,走到她面前伸伸手将她从地上扶起来:“你这来看本宫,本宫心中很是感动。”
  她低着头,面对着玉贵人,漂亮到极致的脸上是半点挑不出错的笑:“不过这饭菜是万岁爷挑选的,就是不知妹妹你的口味,可还喜欢。”
  盛琼华转过头,对着康熙面上带着笑。
  康熙眉心却皱起,不悦的目光看着玉贵人:“玉贵人那儿还有十七公主要照顾,哪里任由你说。”这话就是明晃晃的要撵自己走的意思了。
  玉贵人深吸一口气,看着万岁爷那张脸,却还当着说不出口留下来那句。
  她仰头,看着站在身侧的盛琼华,只觉得她内心肯定是在嘲笑自己。
  “玉贵人。”盛琼华对上玉贵人那略微颤抖的眼神,却是半点都不惧,反倒是似笑非笑的勾起唇角,催促了一声。
  “嫔妾不留了。”
  玉贵人低着头,错开盛琼华的手往后退了一步:“十七公主还在等着嫔妾去照顾,就不能留下来用膳。”
  她抬起头,看着盛琼华:“多谢姐姐的好意了。”
  盛琼华看着她行礼跪安出去,随后眼神闪了闪。李德全进来说晚膳准备好了,万岁爷斜身子在那等着。
  她轻轻的出去,往外殿洗漱,红裳跟在她身后,替她洗着手道:“这玉贵人之前还好,今日不知怎么的,活像是变了一个人。”
  “你说她是从今天开始变得?”盛琼华将手浸在放入玫瑰花瓣的盆里,看着盆中的倒影轻笑。
  “难道不是今日?”红裳的眉心皱起:“之前奴婢还说呢,玉贵人最近有些霉运怕连累小主,连秀水苑都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