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穿书嫁给反派他哥+番外(下)作者:十月玟

标签: 穿书
过去,没想到她这么直白地说出了实情。
  “对了,案子怎么样?”
  文羡鱼知道自己去了文宅,就不能置身事外。
  “两名死者,是铁匠的两个邻居,事情正如他所说的一样,他的小妾生了一个儿子后不久,他就把那个小妾给发卖了。”
  水澈脸色有些凝重:“铁匠家的小妾,确实曾被我带回家去,看是否能够成为你的帮手。”
  “他把小妾给卖了,那孩子呢。”文羡鱼心里一冷,若是自己不选择逃婚,会不会也成为水澈的小妾?
  “据他所说,那孩子并不是铁匠亲子,已经被他随手送人了。”水澈皱眉。
  文羡鱼默默念叨:“把大人给卖了,孩子送了人……”
  “他真的,没有碰过他的小妾么?”
  水澈一点头:“正是。”
  “那就奇怪了,男人买妾,不是为了那什么,还能为了什么。”
  文羡鱼脸有些红。
  水澈也想到自己买妾的缘由:“或许是为了照顾自己的饮食起居吧。”
  “哦……”文羡鱼实在没话可问,“那你们可有查出死者的死因?”
  “有的,不过,你想要知道,需得做好准备。”水澈终于舍得看自己弟弟一眼。
  文羡鱼的目光随着他的目光一瞧,顿时了然。
  水泽还那么小,知道这些事情,于他不利。
  “大街上人多眼杂,我们到了地儿再说吧。”
  “好。”
  三人匆匆进入文宅,直接进入到已经被弃之不用的饭厅里。
  里面已经聚集了不少人,除了文羡鱼熟知的文清,黄捕快,还有王家父子俩。
  文羡鱼给文清行礼:“见过太爷爷。”
  “来了?坐吧。”文清看到自己的重孙女儿,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两人的死因已经查出,都是被人用铁锹敲断脊椎,接着一个抛尸雪地,另外一个,甚至被剁去了头颅。”
  文清清了清嗓子,说道。
  文羡鱼听到这儿,突然就有了个问题:“昨夜可有新生儿出生?”
  “怎么会问这个问题?”文清有些奇怪。
  “相公与我说,书院背后也有一户人家,正是稳婆的居所。”
  “除了有新生儿出生,昨晚那么冷的天儿,稳婆按理不会出门。”
  “如果她没有出门,一定会听到异响。”
  文清眼睛一亮:“所以说按你的意思,有个新生儿出生才对?”
  身为别人眼中的举人,文清并未供职刑部,他对破案的技巧自然是一窍不通。
  如今似乎有了些线索,于他而言,是一件好事。
  文羡鱼摇头:“在未找到稳婆之前,所下的定论,都是错误的,不如,先去寻找稳婆吧?”
  有知县在,黄家明捕快一直是个行动派,文羡鱼话音未落,他就出去了。
  没一会儿,在场人都听到一阵鬼哭狼嚎:“啊啊啊啊,疼疼疼……”
  文羡鱼和水澈年轻,先出去看,王承宁也跟在后头,三个人一瞧,都傻了眼。
 
 
第098章 争执
  正在鬼哭狼嚎的人,是黄捕快,而他的腿上,挂着一条黑不溜秋的小狗。
  文羡鱼仔细一看,坏了。
  黄家明的袍子已经露出了棉絮,有细小的棉花丝在空中翻飞,显然被狗咬得很了。
  文羡鱼吓得一抖,连声问道:“它咬到你r_ou_了吗?”
  黄捕头一见有人在,连忙大声喊:“快来人,帮我把这畜生弄开。”
  “这是谁家的狗?怎么咬人呢!”水澈皱起眉,三两步就到了黄捕快面前。
  文羡鱼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小心。”
  她转身去文彬的院子,爱喝酒的男人,总该会瞒着家里的长辈,藏几坛子酒在家里头。
  这天阳光好,文彬坐在凳子上翘着二郎腿,腿上放着本书。
  难得看他温书,文羡鱼有些咂舌:“二哥,我来向你讨坛子酒,救人用的。”
  “什么?”文彬吓得左顾右盼,好好的书顿时就要滚落在地上,好在文羡鱼眼疾手快接个正着。
  “就我一个人,哥,快拿一坛子酒来,我真的要救人!”
  看文羡鱼不是在说笑,文彬终于进屋,很快捧了一坛子酒出来。
  看着只有两个巴掌大的酒坛子,文羡鱼来不及说什么,急匆匆走了。
  等她赶到时,小黑狗在一旁呜呜直叫,一双绿豆眼儿只盯着黄家明捕快,吓得他坐在地上,两腿直发抖。
  “相公,他怎么样,有没有外伤?”
  水澈回道:“有点破了皮。”
  “那用酒给他消个毒吧,”文羡鱼把酒坛子递过去,“千万记得盯着这只狗,看好它,若是10天之内,这只狗突然暴毙……”
  文羡鱼实在有些说不下去:“相公,这是谁家的狗,怎么盯着他咬呢?”
  “是稳婆家的狗。”黄捕头盯着那只恶犬嘶嘶喘气,可听文羡鱼说得恐怖,打消了一木奉子锤死狗的念头。
  “这只狗要是死了,会怎么样?”可他终究不放心,问道。
  “若是它死了,那就是代表它有病。而你被他咬了,这就,不怎么好说了。”
  黄家明闻言,一言不发,只是打开酒的封印,撩起裤腿,把一坛酒全都倾在了伤口上。
  暴烈的痛感顿时缠上他的神经,他忍不住痛呼出声:“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