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帝凤奴(上)作者:南淮羽

标签: 重生 穿书
 文案:
  “本宫闹事打猎。”
  “小奴篡位杀人。”
  犬系九公主x病娇大公子,女主重生后失忆,男主身世成谜,微穿书,有副cp
  「为君者称帝,为后者称凤,为臣者称奴」
  一觉醒来,黎九穿戏本子了,n线女配惨死反派之手那种
  幼帝登基,父王摄政,j-ian臣当道,忠臣谋逆
  她委屈巴巴拿着压根没用的戏本,看着眼前身戴镣铐,跪伏在自己脚边一口一个小奴长,小奴短的未来权臣,y-in戾皇帝,忍不住欲哭无泪
  黎九:大哥,放过我…
  萧家大公子自幼j.īng_通权谋诡诈之术,却是个双腿尽断的废物
  一朝被灭门,只余他一人逃出来,被打为官奴押解北上,受尽屈辱折磨
  他本该满身泥泞步步为营,一朝夺权覆尽天下人。唯有雪夜里一个她扭头,红衣灿烂地笑着说
  小奴隶,你现在归我啦,带你去吃圆子好不好?
  那r.ì微光刺入晦暗,少女红衣如火,也如赤血浓烈
  1v1双箭头,会死人,男主腿能好,沙雕/重案六人组/轻权谋
  ——位极人臣,你便是我的妻;
  入龙成帝,你便是我的后;
  “萧某只为一人奴。”
  内容标签: 强强 重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九,萧世离 ┃ 配角:元逐,黎锦,十三,卞唐各色吃瓜群众 ┃ 其它:假的穿书,真·沙雕全员狼人杀
  一句话简介:北凉一害九公主x千古暴君萧世离
 
 
第1章 暴雪骤降
  冬至过后,云州的天越发地冷了。
  天色渐暗,舞真城内吆喝叫卖的市井贩子早已早早地收了摊子,哆哆嗦嗦地顶着愈下愈烈的绵密大雪拐进了几里之外的住宅区。
  不到半柱香的功夫,整条街就只剩下了一只只还未燃灭的烛灯在萧瑟的夜风中颤抖着,忽明忽灭。
  舞真虽然和北凉的城都胤然相比,失了北部地区的苍凉与雄浑,但却是卞唐版图中唯一兼具南北两地风格的北凉属地。
  远处有早已落叶的杨柳垂着条,在雪中沙沙作响。依城而绕的河水还未结冰,大片大片的雪花落在了水中,随即消失融化,再也看不见了。
  ——
  黎九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赤着脚,依在一个壁炉旁。
  脚下是大片大片铺了满屋的白色狐皮毯子,她一双纤巧的玉足一晃一晃地踩在上面,引得脚腕上系着的那一串小银铃也一晃一晃的,响得格外好听。
  大红帐子白纱罩,还有这分外熟悉的北风声…
  完蛋了。
  她惊得一下站起来,只听见“啪”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她怀里掉了出来。
  黎九激动地抽了抽嘴角,目光顺着那声音下移,刚准备扬起的笑容就这么直接,干脆,利落地僵在了脸上。
  一把弓,上面还带着血,还是热乎的。
  她抖了一抖,抬头向面前望去,看见几个戴着镣铐,奄奄一息的奴隶正被锁在房内的柱子上,腿上腰上还c-h-ā着刚刚s_h_è出的雪白的箭羽。
  眼看着一个满身是血的断腿奴隶正颤颤巍巍朝她爬过来,黎九感觉自己就快要晕过去了。
  她揉了揉脑袋,只记得刚才还在为个凄美宫廷戏本子洒了一把悲伤泪…
  怎么现在,就这么听着铃铛睡着觉,身边还成了这个鬼样子?
  “殿下。”
  一身月白色j_iao领短衫的少女在她身后微微作了作揖,然后拽着裙边弯下腰重新将壁炉烧热,“红瑶殿下,您醒了。”
  红瑶殿下。
  黎九清醒了。
  她这不仅是穿越了,还是穿到了自己刚刚看过的那个戏本子里,某个同名倒霉女配身上。
  北凉红瑶郡主,北凉王九公主,姓黎名九。
  跟自己名字还一模一样。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个红瑶殿下在本子里又叫九公主,是北凉王黎钰第九个女儿,堪称他的心头宝。
  北凉封地地处荒凉,民风彪悍,又远离卞唐都城扬州,天高皇帝远。是以这个小郡主从小就在一众北疆人民的手心里捧着长大,x_ing格顽劣不堪,喜怒无常。
  也因此,这丫头从小就号称是北疆狼女,继承了历代北凉王的优良传统,不管是喜生杀的x_ing格,还是骑马刀剑,一个不落,通通被学了去。
  只是她一共只出现了不到十章,还没等她记熟戏份,就被文里一个心狠手辣的男配给当成垫脚石杀掉了。
  男配名叫萧世离,出身卞唐扬州宰相之家,被灭族的萧家养子。
  这人从小双腿残疾,却不爱美人爱江山,一心只想搞翻卞唐,是r.ì后权倾朝野的“黑衣皇帝”。
  事实上他最后也成功了,位极人臣之后一个一个除掉异党,将当时的皇帝逼宫退位,自己建立黎朝一统四海。
  赢家啊赢家…
  但可能是因为这人小时候摔坏了腿,之后又受尽折磨心理有点变态,平常做事不仅y-in沉狠辣,机关算尽,还是不折不扣的暴虐狂。
  黎九回想了一下自己之后那个被挑断手筋脚筋,扔进桶里做成人彘的悲惨结局,忍不住又抖了抖。
  “殿下,您不舒服吗?”
  身边一直站着的小侍女小心翼翼地开口,“需不需要流月再挑几个奴隶,让您解解气?”
  “…不了不了。”黎九无力地摆了摆手,撑着头重新靠回壁炉旁。
  “我好累,想一个人静静。”
  看她这副身体,目前的主人应该还是十三四岁的样子,她在心底寻思着。
  还好,按书里的时间线推算,眼下身处江都扬州的萧家应该才刚刚灭族。自己不管是除掉这个未来的魔王,还是好好抱住他大腿捞一把,都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