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朕甚心悦太傅 作者:喵晓镜

标签: 爽文 强强 甜文
 文案:
  谢太傅是少年权臣,才高八斗,貌比潘安,是全京城小娘子的春闺梦里人。
  一日,谢太傅打马球,各家小娘子在看台之上争奇斗艳,齐齐竖起牌子表达爱慕。而千万人之中,谢淮只瞧见一人。
  向来清冷的谢太傅看着女帝同她手上写着的“谢淮我爱你”的牌子,眼前一黑,“……真是胡闹。”
  女帝笑眯眯地瞧着他,“朕甚心悦太傅。这话只许朕对太傅说,若有旁人再说,朕就砍她的脑袋。”
  内容标签: 强强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凝绿 ┃ 配角:谢淮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胡天胡地女帝X知书达理太傅
 
 
第1章 
  阳春三月,年幼的女帝搬了椅子坐在窗边晒太阳,兴致勃勃地看着侍女在廊下用千金一两的茶饼煮茶叶蛋,随手叫个小黄门上前来,“来说说,宫外有什么新文儿?”
  满宫的奴才都知道皇帝爱听八卦,连着几个太妃那儿都争先恐后地养起多嘴饶舌的八哥鹦鹉,想搏得小皇帝一顾。这些个小黄门个个满肚子坏水,天天惦记着诸位大人家的八卦,特别不受待见的几位大人家中有几个美妾,何日为一盒子顾郎春的香粉打起来了,何日小老婆和书房哪个小厮偷情,通通知道的一清二楚,就等着小皇帝来问。
  小黄门突然被点中,喜得笑上眉梢,张嘴就来,“叶将军家多了个小孙女儿,听说生得肖似祖母,将军看了一阵儿扭头便走,嘴巴上嘟囔着‘娶回一个丑八怪来,倒是败坏了我满门的容貌’。叶老夫人听见了,气得三更半夜把叶将军从小妾的被窝里头扒拉出来,拿鞭子抽了一顿,今儿就回娘家去了。”
  女帝“斯哈斯哈”地用嫩生生的手指头剥着茶叶蛋,随口道:“往日宫中宴请,我也见过几面叶家人,说来也奇怪,叶老将军生得慈眉善目,不似武将似文臣,除了几个儿媳妇儿生得美,家里个个连女孩子都长得三大五粗、大马金刀的,不是矮墩墩就是黑黢黢。”
  小黄门乖觉,忙接口说:“这样的丑八怪,怎么得见陛下天颜,陛下若是不喜,下回再排宴席的位子,该把他们一家子排得远远的才是。”
  女帝这才莞尔一笑。伸出手指点一点小黄门,示意他继续。
  她尚且年幼,笑起来时并没有太多九五之尊模样,脸颊左侧露出浅浅梨涡,甜蜜蜜的,像是一块桂花糕,直叫新近来伺候的小黄门愣了愣。他片刻回神,才又道:“昨儿个听说吏部侍郎施琅年纪不大,胆子倒是不小,朝后公然与谢太傅寻衅,还扬言老谢家不该有他这样惑乱君主、败坏朝纲的耻辱……”
  边说着,边抬起眼去觑着女帝面色。
  女帝听见他这样编排自己的老师,并不生气,反而笑吟吟的,一手托着下巴,“谢太傅如何说?”
  “谢太傅当场冷了面色,然后施大人说要第二日马球场见真章,谢太傅应了。”
  女帝打断说:“那不就是今天?”
  小黄门小心翼翼:“本是约了午时,方才听说二人已经打马去了京中的马球场。”
  女帝微微眯了眼儿,她生母有些异族血统,因此她一双眸子不似寻常中原人那样黑,反倒是清透的茶色,如此眯起眼儿来,愈发显出几分与年龄不符的慵懒妩媚来。
  她笑道:“那朕自是要去瞧瞧的。”
  如今方才入冬,日头甚短,午时的太阳亦显得有气无力,宫中大小主子尚在歇息,而京郊马球场已是闹得沸反盈天。
  这马球场乃是先帝在位时所建,是原一罪臣被抄了家,先帝就叫推平了旧邸,种上青青绿草,来年时呼朋引伴地结队来打马球。除却正中一草地外,四周搭起高位,呈阶梯状向四周辐s,he开来,最前头的位置最佳,须得几两银子才能坐到,靠后的位置却不过几文钱。因着上京马球之风蔚然,因此除却一些王公贵族,寻常百姓也乐得饶个几文钱来瞧一瞧这雅俗共赏的运动。
  女帝拢了拢身上的雪狐披风,只剩下尖尖的下巴,她瞧了瞧四周,意外地发现来看球的人着实不少。她向身侧扮作寻常奴仆的内侍斜了一眼儿,内侍会意,忙笑呵呵地同前头维持场内纪律的几名看守说:“几位大爷辛苦,且去买几碗清茶来喝。”
  看守接了银子,在手上掂了掂,瞧着他身后的小娘子生得秀美,便也堆起笑来,回道:“分内之事罢了。你家娘子,可也是来看谢郎的?”
  内侍一怔,这确实是来看谢太傅的没错,可陛下岂是那些寻常小娘子,来瞧如意郎君的?他一时卡了壳,见到一侧皇帝闻言也不说话,便只是笑着打了个马虎眼儿。
  看守只道是这等大户人家的小娘子好面子,便也不深究,只是道:“这番乃是谢郎君同施家小郎约了比赛,同行之人,有秦家郎君,姚家郎君,俱都是‘群英榜’上的人物,所以这场比赛观赛者众,若不是二位来得早,还买不到这么前头的位置呢。”
  女帝却听得分明。那秦鹤来、姚明华二人,都是铁打的谢淮党羽,感情这些人还一块儿打马球?她愈发觉着有趣,又问:“‘群英榜’是何物?”
  这话内侍却能答得上来。他凑近了自家主子,压低了声音解释说:“好似是民间一书肆排的甚么榜,专挑那些个生得俊俏的郎君写上去,虽说有些争议,可谢太傅自十八入京,便是铁打的榜首。此外那秦大人、姚大人,还有这番同太傅对赌的施大人,都是榜上有名。”
  女帝想了想这些朝中熟悉的面孔,除却一个谢淮,剩余的都是面目模糊,她出身皇族,又有什么美人没有瞧过?因此只把谢淮瞧在眼里,剩下的便不甚注意了。
  可旁人并不如此。
  果然如看守所说,这些美郎君的拥趸众多,正主还没露面呢,便有大批的宝马香车在入口处停下,一个个千姿百态、罗衣翩跹的小娘子翩翩入座,同那些个真正打算来看球的糙汉子壁垒分明。
  一个绿衣小娘子在她身侧坐下,见女帝神情淡淡,好似有些无所适从,便很是贴心地同她搭讪,“妹妹也是来瞧谢郎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