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在怪物收容所做美食(下)作者:纪婴

 
  公主:……
  我可去你的吧!你这家伙把设定是“爱舞成痴、死了都要舞”的角色硬生生逼得听见这个字就想哭,心里难道对自个儿还没个清醒的认识吗!还道谢,还热心市民,你个无耻的凶手, 我呸!!!
  公主:“请您滚, 不再见。”
  随着这句话狠狠落下, 原本紧闭的大门自行打开, 轰然灌进来的狂风让小红帽打了个哆嗦。
  然后她听见林妧略带着疑惑的声音:“虽然我们的确是时候离开……但接下来要去哪里呢?”
  *
  他们接下来应该做什么,这真是个很严肃的问题。
  道路两旁充斥着雨后树叶的清新气息, 林妧无目的地走在森林小径上,感到有滴水珠落在自己鼻尖。她对此毫不在意,漫不经心地抬眸环顾四周。
  一棵树连着另一棵树,织成仿佛永无止境的绿色巨网,把他们一股脑笼在其中。没有张牙舞爪的怪物,也没有不期而遇的奇遇,一切都显得死寂沉沉,没什么值得一提的地方。
  虽然摸清了这地方由扭曲的童话构成,很可能属于明川的幻觉或梦境,但他们要去做些什么、来到这里的原因是什么、怎样才能从这里脱身,一切都是未知数。
  至于唯一的信息来源明川……
  林妧悄悄瞥向身旁始终沉默的男孩子,他似乎同样对眼前的情景一无所知,之前陆银戈尝试询问关于临光孤儿院的事情,同样得不到任何答复。
  “哇,你们快看!”小红帽双眼放光,高高抬起的右手指向远方,“那栋房子是用饼干和蛋糕做成的吗?”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能远远望见一栋孤零零的小屋。
  房屋只有一层楼高,尖尖的屋顶由纯黑色巧克力制成,烟囱则是四块围在一起的深棕饼干。墙壁上镶嵌着大大小小的蛋糕、糖果与饼干,主体看上去则像是凝固的n_ai酪,每一处角落都粉粉嫩嫩,透露出令人无法抗拒的奢华。
  虽然相隔甚远,浓郁醇厚的甜香还是随着风飘飘悠悠,笼罩在每个人鼻尖。
  “这屋子……”陆银戈微微皱眉,刻意不去看房屋上吸引力十足的甜点,“是《韩塞尔与葛雷特》里那栋吧?”
  林妧倒是被这房屋吸引了所有注意力,双眼一眨不眨地点点头:“嗯。”
  《韩塞尔与葛雷特》,又名《糖果屋》。
  因为家境拮据,韩塞尔与葛雷特两兄妹被丢在荒野自生自灭,正当无处可去之际,两个孩子发现了一座伫立于森林深处的小屋。
  小屋全部由糖果、蛋糕和饼干做成,主人则是个伪装成老妇人的魔女。魔女x_ing喜食人,把哥哥韩塞尔关进笼子,并强迫妹妹葛雷特为她干活,帮忙把哥哥喂得越来越胖,只等某一天r_ou_质足够肥硕,再下锅炖煮。
  故事结局符合一贯的正义必胜套路,魔女被葛雷特推进滚烫的沸水中活活烫死,兄妹俩继承了糖果屋与财宝,“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不过啊,”林妧斜睨陆银戈一眼,嘴角的笑带了点嘲弄与调侃的意思,“真是看不出来,没想到你居然会知道这么多童话故事啊。”
  陆银戈没做多想,随口应答:“因为每天晚上都要给团团——”
  他说到这里兀地停下来,眼底带了点欲盖弥彰的慌乱,恶狠狠瞪她:“我知道什么,和你有关系么?”
  林妧佯装一本正经地摆手:“没关系没关系。”
  就是一想到狼人先生在外人面前凶残狠戾又不可一世,回家却低眉顺眼地捧着童话书、吃着C_ào莓棉花糖——
  就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反差萌?
  她笑着移开视线,目光挪到另一边时,恰好看见笔直站立着的明川。
  他不知怎地一动不动,出神望向不远处由糖果饼干构建而成的小屋。似乎是感受到林妧的注视,男孩神色y-in沉地转过身。
  他的双眼黝黑得可怕,浑身抖个不停,说话时声线亦是止不住地轻轻颤抖:“不要去。走进那栋屋子的话……会被吃掉的!”
  林妧放柔声线,微垂眼眸:“怎么了?”
  “我、我想起来了……”他眼眶通红,似乎随时都会哭出来,“我被住在屋子里的女人抓住了好多好多次,然后被丢进锅炉里……”
  “别怕。”
  林妧半蹲下来,让视线能与他保持平行:“慢慢说,你想起了什么?”
  “我……”
  明川哽咽一下,费力开口:“我每天晚上都会来到这片森林,每天晚上……都会被这里的人杀掉。”
  林妧愣怔一瞬,安静听他继续说。
  “跳舞的逝者随着音乐挥舞匕首;魔女是喜好吃人的怪物,抓到小孩后会把他丢进锅炉煮开;杀人魔把受害者装进蛇皮袋里,地下室满是被分解的肢体残片……”
  明川双手抱头,颤抖不已:“火烧、刀割、沸水、断头……每次死掉我都会从床上醒来,然后第二夜又重复来到这里。今晚一定也是一样,我逃不掉的……!”
  死后会从床上醒来,应该预示着这里的确是场梦境,可按照他话里的意思——
  明川每个夜里都会陷入这场梦境,r.ì复一r.ì地邂逅童话里异变的怪物,并被以不同的方式残忍杀害。
  陆银戈握紧拳头微微张嘴,最终却没有说出一个字。
  “跳舞的逝者”是那十二名公主,魔女指糖果屋中的食人魔,至于那位把无辜者装进蛇皮袋,并将其带往地下室肢解的巫师,应该来自《费切尔的怪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