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黑心路人甲 作者:繁玉

 文案:
  南嘉佳不像她的名字美好,作为小文员无趣地混迹底层社会。
  突然有一天,家里的物品接二连三通向别人家空间。例如冰箱里躺着一只戴戒指的断手。
  生活开始波动……
  划重点:
  1.现代架空
  2.南嘉佳不像她的名字美好
  一句话简介:起初我只是安静的路人甲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情有独钟 现代架空 异闻传说
  搜索关键字:主角:南嘉佳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001
  早晨,南嘉佳确信她在自己家里,但她不确定眼前的冰箱是她家的冰箱。
  冷气从冰箱里逃逸,淡淡的血腥味随之弥漫开来。冰箱内壁粘着污渍,平板上盛着残羹剩饭的碗占据半个视野,中间穿c-h-a大小不一的铝合罐和玻璃瓶,里面装着腌制食物。冰箱门一侧挤满药瓶和药水。
  南嘉佳眯眼,没有继续探寻冰箱里的东西,径直关上冰箱门。
  她冰箱里常年只有酸奶和水果,夏天再加上雪糕,这绝不是她的冰箱。
  倒一杯白开水充当酸奶就面包吃,吃完后刷牙洗脸,南嘉佳按照平常的时间出门。
  今天星期一,她要上班。
  过了十分钟,没人的屋子里发出声响,密闭的冰箱里,传来物体碰撞的声音。
  片刻,屋子恢复沉寂。
  …………
  “赵美梅怎么了?电话都打不通。”圆脸小张拧巴眉头嘟嘟囔囔,今儿会议由她和赵美梅一起准备,结果对方到现在还没来上班。
  办公室里有人附和,“可能人家不想上班了?我要是嫁的能像赵美梅好,早就辞职享受人生了。”而不是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消磨生气。
  小张没搭话,她只是一人做两人活一时不快,可没想和同事讨论工作以外话题。
  自己一个人做肯定来不及了,她扫视办公室一圈,最后目光锁定在资历、年纪和自己差不多,人又好说话的南嘉佳身上。
  “南嘉佳,你能帮我一下吗?”她眼底流露期盼神情。
  南嘉佳抬头,黑亮的眼睛直视小张一秒,随后点头道:“嗯。”起身来到小张身边。
  小张弯眉咪咪笑,把简单的活交给南嘉佳,“这沓纸是今天刚印的,你把它夹到倒数第二页就好。”她边说边示范,扯掉回形针,将新纸塞进去,确认一叠纸横竖对齐,再将回形针夹上去。
  活简单,但量不少,毕竟百人会议。
  确定南嘉佳清楚后,小张两手合十道:“真是太谢谢你了,下次请你吃饭。”
  她还有其他事情要准备,小跑着别处忙活。
  然而一上午过去,赵美梅都没有出现,也没有给公司或同事电话。
  小张一事不麻烦二主,南嘉佳被托付了赵美梅所有的活。
  中午,小张信守承诺请南嘉佳吃饭,南嘉佳谢绝,“不用。”
  小张没有勉强,南嘉佳在公司独来独往居多,口头上再三感谢。
  下午赵美梅依旧没有消息,部门经理给她记了个缺勤,偌大公司便无人再惦记她。
  职场人把同事和朋友分得很清。
  只是谁也没想到她出事了。
  下班前赵美梅的老公赶赴公司,一身正装得体,只眼底布满焦虑。他来公司打听,赵美梅今天上班了没?
  部门经理表示,赵美梅一天都没来。
  “如果她来上班,麻烦你联系我。”赵美梅老公眉心紧结,勉强一笑。
  他留下电话后便离开经理办公室。
  路过办公大厅时有人认出他,问:“咦,你是赵美梅老公吧?你怎么来了?赵美梅今天怎么没来上班呢?”
  他迟疑半秒,回答:“她失踪了,我两天没联系上她。”以至于他出差中途赶回来。
  一记消息震惊大半个办公室,余下没被震惊到的都是人情淡薄的。
  南嘉佳在抢地主,比起和人并肩作战一起当农民,她更喜欢一个人做地主。
  办公室吵吵嚷嚷,她在格子间一块小天地下打牌。
  赵美梅老公被众人缠扰,不得以应付,最后拜托大家有赵美梅消息通知他,便步履仓促离去,欲报警。
  路过南嘉佳隔壁格子间时,不小心别掉不知谁随意放在隔板上的文件,他蹲身捡。
  南嘉佳抢到三把地主后沦落为农民,她兴致不高从屏幕上撇开眼,望见赵美梅老公蹲在地上。
  小张赶过来,对赵美梅老公说:“你快去报警吧,我来捡。”
  “抱歉。”他苦笑。
  “没关系的。”小张道。
  赵美梅老公起身,离去。
  而公司因为他带来的消息还在发酵,南嘉佳不可避免的听进两耳朵。
  颠来倒去就两条重点信息。
  一是上周五赵美梅下班后回婆家。
  赵美梅婆婆有病,周五那天身体不舒服,小儿子在外出差,大儿子和她一样是没走出农村的乡下人,老人家担心自己身体,喊城里的媳妇带她上城看病。
  二是赵美梅周六就独自回城了。
  儿媳来后身体情况似乎好了些,婆婆歇了一晚又觉更好,便让赵美梅回去了。
  这一回,赵美梅就断了联系。
  发现赵美梅没了消息的人是她老公,夫妻俩虽不至于天天腻歪发消息,但也不会赵美梅老公发完消息后,她两三天不回复。
  打她电话没人接,问母亲母亲说人第二天一大早就回城。
  邻居说家里没人,往岳父岳母家试探,一样没消息。
  赵美梅老公无心工作,订了最近一趟高铁回芜城,找老婆。
  “赵美梅到底去哪了?没出事吧?”小张心不在焉念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