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当我们逐渐消失 作者:水其

标签:
 文案:
  题记:缨奂已留陵年故。
  花夕未俟君鹤归。
  樱花:她知道夏天的风是贴皮的,冬天的风是吹得走人的,春天的风是带s-hi的,秋天的风是裹味的,虽然四季更迭,变换莫测,但她大抵知道
  菱歌:肤色透得能消失在阳光中,笑一笑,仿佛就已融在阳光里
  菱笙:我不贪,贪多了总是错,所以我只要他平安
  女二:她被产生于这个时代,她手中却又诞生了新的时代;原先孕育她的时代被淘汰,一切事物迎来未知伴随消亡,她平静地做出决定,在即将来临却并不属于自己的时代前,离开。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凉
 
 
第1章 
  ——大概就是,从前从前,妖怪纵横,但有一天,有那么一拨人出现,血祭自己,使得妖怪与人类居住的地方分割开来,这样的传统就这样无多少人知道的延续下来,而男主家族就是献祭的那个家族中的一员,并且并不知情,女主是因为恰好躲进了一棵树中而没被分割,留在了人类生存的区域,进行献祭仪式的是另一拨人,除妖师,其中有个很厉害的除妖师,就是女二,女二在男主很小很小的时候把男主的哥哥抓走了......
  开始:
  还未被束缚时,她问:“大妖怪,你喜欢他么?”
  大妖怪这么回答:
  “说不清道不明又何止喜欢。”
  那时世界混沌未开,妖魔作乱,天下大乱,纷争不断。
  大妖怪消失后,没有大妖怪保护的她太过弱小,只好躲入一颗种子中,无奈,出不去,年年日日就一直困在里头了。
  斗转星移,山移水改,原本低洼的地势填平直至拔高,种子沛雨历霜,由于她的存在,长势极缓,却也一点点成长着,她也看着,种子从土里钻出来,从一棵小苗伸出了柔弱的枝芽。
  这时,她因一幅画有了相貌。
  那男子来了两次,
  第一次,是坐着马车,唯留深刻印象,微风掀开布幔,那男子手中张开了一幅画,男子神色专注。
  这轻瞥,她便记上了那眉飞含桃的画中女子。
  那车马走得太快了,以至于,她无法瞧个清楚。
  第二次,已为齿摇零落、两鬓苍苍的老叟,孤零零独自一人,他什么都没有,相伴的似乎只有那一卷画。画掉了,完完全全铺现画中人模样——佳人冷如画,老叟喘了几口气,想弯腰起拾,却倒在黄昏的道路上,再无法起来,最后,她只是直勾勾盯着那艳丽如初、毫无缺损的画卷,看着那画泛黄、腐烂,融入土地中。
  由于记得深刻,在渐渐可以化形时,她便长成了那女子的模样。
  两条素雅白色绸带围着左右丸子头,左侧绸带还一点染樱瓣的粉色,绸带端是剪刀式,中款花瓣式外袍内穿薄端裙,犹抹了粉的蝉眉,饰了油的樱嘴,眼尾总勾着艳色,不带多余饰品,果子般圆嘟嘟的脸型,却j-i,ng瘦。
  长得像13岁未出阁的小姑娘,可爱、灵动,不过,她学不来那脉脉含情的双眼。
  千年一晃而过,不知何时妖魔被隔绝,浑浊的气息变得通灵,莺飞草长,一片祥和。
  时间让她开始磨砺出了心智,一点点,不多。
  同时,她也可以出到树外头了。
  悠适的生活,周身是绿油油的草坡,隔着远处的人烟不近不远。
  似乎是好奇这颗树,陆续有些人来,但她嫌人身上的味儿与闹,不停赶跑着人,然后人又少了起来。
  因人们不近,倒是灵气充沛,养着树中她了。
  漫长时间后已忘了很多,零头的记忆。
  她曾问过大妖怪:“我们从哪来的?”
  “人心中.....”
  她不懂的事,像樱花至今飘落的樱瓣一样多,尤其最弄不懂的,便是人类。她所看到人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生老病死和爱恨情仇,即使是似懂非懂人类言语,但她体会不到。
  阅历深厚,却依旧不明为什么人类会如此如此行动。
  她出不去,别人也不知她。
  【春】
  哦,下雨了,天空中滚来一大片一大片稀云。
  她躺在枝头,绸带飘扬。她以为妖魔都被清理殆尽,10年前。却发现肮脏的气息大量涌进来,那时下了一场滂沱大雨洗涤掉了一切。
  虽然之前有扎人的雨,但那天雨扎得她透不过气来呢。
  天色渐暗,远处灯火通明,繁星闪耀,她指尖点着幽绿的光,树叶一片片落下来,看着虫子,睡着了。
 
 
第2章 
  “东欣霞,西近晚;遥月当,朝暮起;春秋过,冬夏眠;蝉语稀,人声远;去哉去哉,烟云雾缈,荧星火幻。”
  他坐在青石阶上,乖巧地听哥哥哼着歌儿。
  方寸之地,回荡的声音小,又沉稳,带有穿透夜空的力量,还有,悲伤。
  他觉得最近哥哥有点奇怪,虽然一直都和他疏远,可是,本来板着的脸,现在又锁着眉头。
  哥哥,为什么性格那么冷漠.....
  一双眼睛盯着那少年刚毅又青涩的脸,少年的长发些微凌乱,但他不敢伸手去抚平,他畏惧这个人。
  少年呼出一口气,“有些事,不该听到、看到。”
  哥哥又在自言自语了。
  静了会儿。
  “哥,你左肩膀上一大块红,是什么啊?”除非必要的事情,哥哥是不会开口与他交谈的,他探测地偷瞄。
  见少年应声看过来,j-i,ng瘦的面庞没有一丝笑意。
  他内心有些紧张,会不会惹哥哥不开心了呢?看似哥哥从不会对他生气,但他,总不自觉地小心翼翼。
  他喜欢哥哥,因为,他只有哥哥这唯一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