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不正常博物图鉴+番外(下)作者:绝世猫痞

标签: 强强 年下
谦虚。”
  负责人无奈摇头,孙之圣敛了神色,接着道:“现在需要查实的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关于麻醉剂。我反复研究了罗氏兄弟的口供,发现他们都提到正月初十和十一的晚上睡得非常死。”
  “你怀疑凶手给他们用了麻醉剂?”
  孙之圣道:“凶手要开门、进场、移货架,还要推动沙发床,这么大动静,正常情况下睡在床上的人肯定会醒的。”
  负责人道:“不错,罗建红的口供提到他前列腺不好,有频繁起夜的习惯,但那两个晚上却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别提第二天凶手还分尸、销尸了。”孙之圣说,“分尸的动静,咱们都能想象得来。所以凶手肯定用了麻醉剂,回头得赶紧给罗氏兄弟俩做个检验了,就是不知道是吸入的,食用的,还是注s_h_è的。”
  荣锐c-h-ā嘴道:“要是吸入的,可能会比较麻烦,这都三天了,不知道代谢完了没有。”
  负责人二话不说掏出电话开始打,片刻后收线,说:“已经安排了,很快能有结果。”
  孙之圣点头。他仰头四望,视线停在货架顶端,道:“这个凶手,穷凶极恶,极端狡猾,不知道留下什么痕迹没有。”
  “藏身的地方我看过,里面的尘土有一些擦痕,但没有指纹、脚印和DNA。”荣锐答道,“凶手非常谨慎,基本什么都没有留下。现在只能通过擦痕推断出他身高一米八五左右,应该是个男x_ing。”
  “这么大工作量,女人完不成,只能是男人。”负责人说,“下午我再让人过来搂一遍吧,说不定还有什么遗漏。”
  折腾了几个小时,一行人回到县局,已经是中午了。
  下面的刑警动作很快,他们才吃完午饭,罗氏兄弟的化验结果就出来了。
  很幸运,大约因为这俩人都是快六十岁的老头,代谢比较慢,所以医生真的在他们体内检出了微量的卤烃类麻醉剂残留。
  这种卤烃类药剂主要用于吸入麻醉,所以凶手是通过往工房内灌输气体,来控制罗氏兄弟长睡不醒的。
  刑警后来拿了一点这种药剂给罗建红和罗建新闻了闻,结果俩人都是一脸恍然的表情,说好像在正月初十和十一的晚上嗅到过类似的香气。
  有机芳香烃本来就不像氨气那么刺激,正常人闻到了也不会有多大的反应,甚至可能都不会注意到。
  不过这个结果也从侧面证实了,他们俩确实不是杀人碎尸案的真正凶手。
  事到如今,荣锐的推断让整件案子柳暗花明,露出了清晰的轮廓。然而万里长征才刚刚开始,警方面对的问题仍然极为严峻——
  第一,凶手是谁?
  第二,受害人是谁?
  前者,派去靖川走访排查的刑警正在紧锣密鼓地收集线索。而后者,只能寄希望于法医了。
  荣锒那天从机场过来便一头扎进了实验室,除了吃饭睡觉一直没有出来,正月十五凌晨,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带着一大箱子样品跟孙之圣申请回靖川。
  “老天保佑,重要的脏器碎片都找到了。”大半夜他还专门洗完澡、化好妆才来找领导汇报工作,雪白的俊脸儿看不出一丝疲惫,不知道用了什么黑科技,连眼袋和黑眼圈都完美遮盖了。
  孙之圣正在lū 串,闻言龙颜大悦,取了一串大腰子给他:“吃点不荣法医?”
  荣锒看看他手里的腰子,又想想自己箱子里的腰子,面无表情地说:“谢谢,我不想吃。”
  萧肃完全理解他的心情,给他倒了杯果汁,道:“辛苦了荣法医。下一步要怎么做?”
  荣锒道:“做病理毒理检验,看受害人生前有没有用过什么特殊的药物。所以我是来申请回靖川的,县局条件有限,做不了复杂的医学检验,县医院那边倒是可以,但人多口杂,我不放心。”
  孙之圣点头道:“行啊,正好我们也该回去了,这边能查的都查了,回靖川看看走访排查的结果怎么样,还有萧老师那个基友,罗才被杀案的材料也该整理齐全了。”
  荣锐在旁边给萧肃剥烤玉米,不高兴地白了他一眼,说:“吴律师,吴星宇,什么基友。”
  “就你事儿多!”孙之圣说,“我要是你爸早打死你了。”
  萧肃想起“格雷格里奥的爸爸”,不禁对荣大校产生了深深的同情。
  荣锒喝了口果汁,忽然八卦道:“对啊,荣锐,听我妈说你和你爸最近好像要和解了,过年回家你还给他送了老山参?”
  荣锐低头剥玉米,说:“不是我,是我哥非要送的。”
  “对哦,是萧老师送的,我想起来了。”荣锒说。
  顿了下,忽然石破天惊地道,“我妈还问我呢,你是不是要搞基了,这么多年头一次带礼物回家,居然不是女朋友买的,是男的买的!”
  萧肃做贼心虚,手一颤差点把杯子砸脚面上。孙之圣笑眯眯继续啃大腰子,左面看看,右面看看,抖了两下肩膀。
  荣锐停了手,抬头,一脸正色地对荣锒道:“你们家人的思想怎么这么扭曲?我是那样人吗?我和我哥是纯洁的兄弟关系,他就像我的亲哥哥一样,懂?”
  萧肃头皮一阵阵发麻,脸都红了。荣锐却面不改色,说:“我才十九,离法定婚龄还有两年呢,荣锒,不要用你那中年男人复杂的思想来YY我,OK?”
  荣锒忍无可忍,啪地将杯子在桌上一顿:“你踏马叫谁中年男人?”
  孙之圣哈哈大笑,唯恐天下不乱:“我,我是中年男人!”
  萧肃扶额,荣锒这重点抓的……简直不知道该说他脑子有问题,还是该夸他歪楼歪得好。
  “总之Cào心你自己吧。”荣锐将剥好的玉米递给萧肃,对荣锒道,“回头我就跟大伯母说,你在跟伍心雨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