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

 文案:
繁华背后是什么?
是寂静。
……
如果你看到了什么不合理的存在,那么请你闭嘴。
……
刑警队接到一起凶杀案,没想到牵扯出背后盘根错节的各种势力……那些繁华背后的灰色地带,到底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捕蝉的黄雀真正的目的又是什么?一系列匪夷所思的案子究竟指向何处?
……
嘘,不要说话。
……
“这是一份少数派报告,我希望你们永远没有共鸣。但如果你们在书里找到了自己的影子,那请你相信,不论你经历过什么,一定可以找到独属于自己的那份光芒。你值得一切美好。”
表面纯良内心腹黑心理学家攻X爱说S_āo话老处男刑警受
一段从泥潭里爬出来只为更加靠近你的感情。
……
我生于黑暗,与恶魔相伴,可自从遇见你,我开始相信这世上有神祗存在。
你的正义是惩恶扬善,我的正义是要你平安。
年下!强强!1V1!双处!不好看你锤我!救救孩子吧!
内容标签:强强 年下 情有独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砚 魏淮铭 
 
 
 
 
第1章 夜莺(1)
  古波斯传说,世界本来只有白玫瑰,但有天夜莺爱上了其中的一朵,在爱的激励下开始歌唱并紧紧拥抱其尖刺直至死亡,用鲜血染出了天下第一朵红色的玫瑰。
  冬天的夜晚总是来得很快,六点钟左右时夜幕才刚拉开个边,不到半小时就伸手不见五指了。
  女人六点半就下班了。往常这个时候她都会被老板拉去加班,今天难得放了个假,她看了看表,时间还早,于是决定先买点东西再回家。
  她身材很好,制服把她的曲线完美地勾勒出来,下身穿着包t.un裙和黑色丝袜,路边蹲着的小混混对着她打口哨,她脚步匆匆地走过去,不敢回头看。
  九点钟左右,她像往常一样踏进那条回家必经的巷子里,小巷又长又黑,高跟鞋踏在地板上的声音撞到墙上又反弹回耳朵里,平添了几分诡异气氛,而女人在这回声里却捕捉到了身后一个不属于她的脚步声。她屏住呼吸,脚步越来越快,身后的脚步声也越来越急。女人被一股蛮力往后一拉,身上传来一阵剧痛,昏死过去。
  “今天早上发现的,死了好几天了。”魏淮铭嘴里叼着刚买的包子听着赵政汇报,手上忙着收拾自己的桌子。在这提一下,魏淮铭,人帅腿长富二代,从上警校开始包揽各种奖项,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杰克苏男主标配,一周前刚被调到市局任刑侦队队长,因第一天上任就骂哭小姑娘一战成名,十米之内再无异x_ing近身。
  赵政是小他两级的学弟,毕业以后一直跟着魏淮铭。他爸妈给他起了个秦始皇的名字,却没能继承秦始皇的x_ing子,倒是个大嘴巴,专往有八卦的地方跑,一个文员一大早来抢外勤的活,手上没档案也没证人,就在这噼里啪啦一顿说。魏淮铭懒得细听,从自己乱七八糟的抽屉里翻出来一瓶水,拿出来闻了闻,扔给了赵政。
  “你再往老子保温杯里泡枸杞就杀了你。”赵政接了保温杯,嬉皮笑脸地凑过去:“这不是养生嘛,老大你这几天天天熬夜,小弟给你补补肾。”
  “少贫,你老大人送外号一夜七次郎,用过的都说好。”
  赵政嘟囔了一句“那也得有人用过啊”,直接被魏淮铭踹了出去。
  “小兔崽子。”
  “老处男。”
  “尸体是今天早上在郊区发现的,位置很偏,周边只有一栋老旧的家属楼,没有监控。环卫工人每周一去收垃圾,发现了这包东西。”投影上出现两张图,一张是一个黑色塑料袋,另一张是里面血r_ou_模糊的尸块。
  “有人报失踪吗?尸检结果呢?”
  “暂时没人报失踪,尸检还需要一段时间,不过从尸块数量来看,尸体并不完整,但分尸没有章法,切口有多处刀伤,凶手作案时应该很匆忙。尸体其他部分还没有找到,只能确定这一袋里的是来自同一个人。”旁边的女刑警说完顿了一下,“初步判定为女x_ing。”
  魏淮铭点了点头,开始分配任务:“冯渚先带人去排查一下附近住户。不过估计没有什么线索,凶手不太可能是这个小区的住户,重点找一下目击者。”魏淮铭敲了一下刚才说话的女刑警的桌子,“周末,我先收拾一下东西,一会儿你跟我去现场走一趟。”
  “人家叫周沐。”赵政幽幽地叹了口气,“都说咱魏队记x_ing好,这刚调过来没几天,你就记住了所有大老爷们儿的名字,但是一个小姑娘的都没记住,合着您这脑子还搞x_ing别歧视啊。”
  魏淮铭在门口给他比了个中指,把门砸上了。
  “魏队,等等等等。”魏淮铭一条腿已经跨上了车,干脆坐进车里,探出头来问啥事。过来的小警员是个新人,紧张得结结巴巴,一句话说了快十分钟,总结起来就是上头调了个人过来,说是协助破案的心理学专家。他向来不喜欢心理专家,老觉得都是神神叨叨不说正事的老头子,但是上面直接调过来的还是要给足了面子,直接喊人上车。
  旁边的车门打开,他转头看了一眼向他伸出手来的人,愣了一下。
  “魏队好,我是秦砚。”柔软的头发,弯弯的眼睛,细长的手指——干净得像个中学生。他的手迎上去轻轻触了一下,和想象中一样柔软。
  “成年了吗?”对方的手静止在刚才的动作,看起来有点滑稽。反应过来后抬起手抓了抓头发:“都二十二了。”
  “你能看出来我现在在想什么吗?”三十岁的魏淮铭沧桑叹气。
  秦砚摇头。
  魏淮铭对心理学家还是没什么好感,这个新来的看起来也是个闷葫芦,他心里装着案子,直接往后一靠闭目养神。倒是周沐很喜欢他,转过头来和他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