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山海杂货店+番外 作者:苹果馅包子

标签: 种田文 爽文
 文案:
  商业街尽头有个不起眼的杂货店,挂了块牌子,上书山海二字。
  杂货店各种奇货应有尽有,门口一位小店员整天冲着路人胡说八道瞎吆喝。
  “大兄弟,我看你头顶清凉,豪鱼j.īng_油了解一下?”
  “美女,近来是不是工作压力大,肤质不太好啊,瑶C_ào面膜来一帖怎么样?”
  有人问:“你给别人打工这么卖力做什么?”
  白圆望天:“赚不够钱老板要发火的。”
  后来,老板不发火了,小店员也不在店外面吆喝了。
  有人又问:“你们不做生意了吗?”
  白圆笑眯眯道:“老板说老板娘不用干活。”
  内容标签:种田文爽文东方玄幻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圆,秦棋┃配角:……┃其它:山海经
  一句话简介:如何驯服凶兽老板
 
 
第1章 
  白圆神情呆滞地站在自家书店门口,恍如隔世。
  她挖空脑壳也想不通,昨天还好好的店,一夜之间怎么就被搬空了。
  熟悉的卷帘大门中央贴了一张A4纸,上面用黑体印刷着四个字:吉店转让。
  比对了旁边的店铺,用手机地图导航了三遍,尝试掐大腿,捏脸等轻度自残方式之后,白圆确定了自己不是走错地方,也不是在做梦。
  她颤抖着手掏出手机给今早消失不见的爸爸打电话。
  隔了十几秒,电话接通。
  电话那端的男声温润儒雅,如低声细语的古琴,似有无限的包容心:“小白你醒啦,吃早餐了吗?”
  “嗯,吃过了。”白圆先是习惯x_ing地回应爸爸的关心,然后急切地问道:“爸你是不是借高利贷了?!”
  “……”那边短暂的沉默后,白圆爸爸道:“绝对没有。”
  “咱家店搬的这么快,你又搞失踪,肯定是借钱还不上了不敢告诉我,爸……”白圆哽咽道,“有事我们一起扛啊,你在外地出事了我可怎么办啊。”
  又是一阵沉默,白爸爸颇有些无奈:“我真不是负债潜逃,只是最近工作累了,想出去散散心,你也长大了,该学着离开爸爸自己生活啦。”
  白圆顿了顿,狐疑道:“可你一直窝在家里不出门呀,家务是我做的,书店也是我在经营,怎么会累。”
  白圆当初刚毕业,找工作屡屡碰壁,垂头丧气地回家投奔爸爸。
  白爸爸把她留在自家店里帮忙,后来她慢慢适应了书店的工作,白圆人长得可爱又会说话,书店的业绩蒸蒸r.ì上,挣的钱一个月比一个月多。
  白爸爸干脆将工作全权j_iao给女儿,自己每天待在家中的书房里,看那些奇奇怪怪的书。
  对女儿的质问反驳无能,白爸爸直接挂掉了电话:“哎呀,这边信号有点差,先挂了。”
  看来真的借了不少钱。
  爸爸消失的无牵无挂,让白圆越发肯定自己心存多年的猜测:她一定是捡来的孩子。
  她每个月给爸爸的钱用的总是特别快,过去她还怀疑过,但是这么多年她爸一直很健康,而且没有出过事,她也就不再多问。
  万万没想到这一天还是来了。
  当年找工作不顺,白爸爸笑着说我养你一辈子都没问题,白圆大为感动,顿感父爱如山。
  现在听着话筒里“对方已挂断”的提示音,白圆对父爱如山有了新的体悟。
  爹不疼娘不在,睡了一觉还失业了,她崩溃地捂住脑袋,要去哪里找新工作啊。
  手机传来短信通知的声音,白圆划开屏幕,是良心未泯的白爸爸发来的。
  爸爸:我亲爱的女儿,如果为工作发愁的话,就去S市看看吧。
  白圆手上的力度几乎要把屏幕捏碎了,她这种学历不高,工作能力一般的人去S市基本上就等于饿死街头。
  还以为她爸在S市有朋友可以给她介绍工作,她果然还是太天真。
  白圆愤愤转身,回家在app上买了去S市的火车票,收拾好小背包,拖着行李箱踏上了去往他乡的路。
  她爸虽然不靠谱了一次,但从小到大听他的话绝不会出错。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白圆站在了S市火车站出口处。
  S市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城市,白圆第一次踏足这个陌生的地方,她拉着行李箱,背着包立在出站口茫然无措。
  等在车站拉人的出租车司机一遍遍询问她要去哪里,白圆愣了一阵,说道:“去附近的商业街。”
  她学历不高,最好的工作还是找个店当个普通的店员,能包吃包住就更好了。
  司机心里的附近那肯定是越远越好,出租车驶过一个个立j_iao桥,转了近半个小时,一直开到了靠近市中心的位置,这里有全市最繁华的商业街。
  人生地不熟的,白圆只得忍气吞声付了高额的车费。
  下车后她再次茫然了,这条街一眼望去全是些大牌专卖店,店员全都经过了专业训练,而且并没有店面挂着招聘的海报。
  来来往往的行人身上多少都有几样奢侈品,女人挎着几万块的包打着遮yá-ng伞,男士在她们身边提着袋子,每个人步履匆匆,他们连周末逛街似乎都在赶时间。
  白圆穿着白体恤牛仔裤,拉着行李拐进了大道旁边的岔路口,沿着人流较少的小道走下去。
  一些平价的小店夹在了街道最里面,有卖小吃的,有卖n_ai茶的,有卖花的……白圆一直走到这条路的尽头,忽然感到有些口渴,正巧这条小路尽头最后一家店好像是个杂货店。
  白圆盯着店面上的招牌,只有两个字,像用毛笔写上去的,字迹歪歪扭扭,第一个字中间叫墨点糊住了。
  她仔细辨认了一会儿,然后小声嘟囔了句:“好丑的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