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唯美小说 >

姑娘不是赔钱货 作者:陈毓华

标签: 美文
文案 :
  直到嫁了人,盛踏雪还犹如在梦中,
  闻人复隐瞒身分这点先不跟他算帐,
  反正她早看出气势不凡、衣着华贵的他不一般,
  但她实在没想到两人会因为一只j-i结缘,
  闻人复对她的j-ir_ou_料理情有独钟……现在想想绝对是幌子!
  她弄什么他都乖乖吃下肚,当初还敢说什么他食欲不振,哼!
  看来他用马车好心载她们母女回村时她就踏入陷阱,
  更别说他还搬来她住的破破小山村,让她c-h-ā翅也难飞,
  然而和他种种的小心机相较,祖母和父亲的逼婚才真正让她恼怒,
  她气得和她爹断绝关系,抛下手上的事业准备带她娘远走高飞,
  哪知闻人复却在这时找上门,告诉她,她还有其他选择……
 
 
第一章 重生到别家
  “母亲,您要媳妇自请下堂?”艰难的字眼从女子嘴里吐出,带着浓浓的苦涩,仿佛口里是难以吞咽的黄连。
  女子梳着妇人髻,双膝跪地,穿着薄薄衣料的她膝盖磕着冷硬坚实的青石板,虽时值炎夏,她却觉得冷彻心扉。
  “你这位置有人等着要,只是让你挪一挪。”
  上首的老妇人有着高高的颧骨,她双目微闭,手里捻着一串沉香木佛珠,经年好吃好喝好享受养出来高高在上的气势,看着会叫人打哆嗦。
  原来婆子们的话是真的,那被她当做天一样的夫婿要纳妾入门,不,不是妾,是迎娶新妻,对方家世斐然,出身名门,自是不肯屈为平妻,而自己这无权无势的糟糠妻则是挡了人的道,所以婆母要她自请下堂,给新媳挪位置。
  屋子里很静,佛珠相叩的声音在安静的正堂里显得格外响亮。
  白踏雪下意识双手揪紧衣裳,想为自己争点什么。“相公答应过我,只要我不喜欢,就不会有其他的女人。”
  麦氏瞪眼斥喝,“愚妇!放眼官大人家哪个不是三妻四妾,我儿如今身为朝廷栋梁,迎新弃旧,人之常情。”
  好个迎新弃旧,人之常情,轻飘飘的几个字,仿佛这再稀松平常不过,所以,她为了身为朝廷栋梁的相公,就该把苦水往肚子咽,摸摸鼻子大度的让出正妻的位置?
  “要是媳妇不答应呢?”她胸脯起伏着,微颤的声音多了几分硬气,那多年的委曲求全悉数化成愤怒。
  她一说完,麦氏的目光顿时就像刀子一样的s_h_è了过来。
  “为了我儿的前途,你不答应也不成,白氏,让你自请下堂是看在你嫁入我奚府十余年,给你留点脸面,你要是不知好歹……”未完的话里有股狠绝。
  “母亲,媳妇自嫁入奚府,自认行得正,坐得直,无愧于心,尽心侍候公婆、相公,善待叔子小姑,即使算不得贤慧,也绝对称得上好,要我自请下堂,休想!”
  她字字铿锵,为了这个家,她倾尽所有的一切,这其中的辛酸血泪又有谁知道。
  不说耗费的心力,她婚前省吃俭用积存下来的嫁奁,早尽数拿出来用在奚家人身上,或者说整个奚府的吃穿开销用度,都在她的肩头上。
  当年,她嫁给奚荣的时候,他不过是个不起眼的生员,家徒四壁,只有几叠换不了银子的破书,家里过的是吃糠咽菜的r.ì子。
  为了让他出人头地,要进书院学习、备考,要有束修和节礼,要上京赶考,要备路费和住宿开销,花钱如流水,她没抱怨过一句话。
  期间,小叔子小姑婚嫁,聘金彩礼等事事项项也全由她负责。
  奚荣中举后,他从一个芝麻小官慢慢往上爬,要打点上峰、同僚应酬j_iao际,无一不是向她伸手,之后在短短几年内,他就成为正七品的六科给事中,握有监察六部之责,权力不可谓不大。
  而以他的善于钻营,什么时候还会升迁犹未可知,但是在一般人眼中,他就是只闪亮亮的金龟。
  虽然他已经三十岁,因为阅历丰富,除了俊俏的面貌,更见一种智慧和深沉,这样的男人,不难想见多得是想托付终身的女子。
  至于她这糟糠妻早不复青ch.un,多年的家务Cào持、商铺奔波,哪及得上正值二八年华的女孩,而夫妻长期的聚少离多,她身边连个孩子都没有,这对急于再更往前一步的奚家来讲,她不只没有了利用价值,甚至还成了奚荣的绊脚石。
  白踏雪心存最后一丝希望的开口,“母亲,相公他……”
  “告诉你,我的意思就是我儿的意思,再说,你嫁入我奚家多年,连个蛋也下不来,单就无所出这一项,就足以将你休离,现在好好的跟你说,是让你别再占着粪坑不拉屎,若是不知道顺着阶梯下来,难看就是你自找的了。”再也掩饰不住的厌恶随着话语从麦氏口中冷冰冰的吐出。
  她不自请下堂,便打算用无子的理由来休弃她?这麦氏也不想想她至今没有孩子是谁害的?要不是为了这一家子的大笔开销,她哪里会因为过度劳累流掉了腹中的胎儿?此后再着胎不易。
  “我不相信,相公他不是那等趋炎附势的小人!”白踏雪的脸有着异常的苍白,眼神凄厉。
  因为她知道,爱子如命的麦氏说的是真的,若是没有奚荣的默许和授意,麦氏是不可能对她开这个口的,但她还想自欺欺人。
  “你这无知妇人哪里会知道我儿的鸿鹄之志!”麦氏满眼鄙视。
  白踏雪浑身冰凉,知道自己终究被“一家人”背弃了。她一直只有一个人,原以为嫁人了,有了渴求的家人,这会才知是自己太傻。
  麦氏见她被自己震住了,唇角扬起,“外头的乞丐求到门前来,我都会让人施舍些银两还是粥饭,你我婆媳一场,我也不能让你什么都落不着的走。”她顺手招来侍候的嬷嬷。“去拿二十两银子让她带走,就当做是给我儿积德行善吧!”
  “老太太您真是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