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唯美小说 >

姑娘不是赔钱货 作者:陈毓华(56)

标签: 美文
  “这给你吃红。”她顺手就给了阿瓦一张银票。
  能有这么多的银子是阿瓦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王妃是个心善的,时不时就有打赏下来,她决定要把这张银票存起来,若她们家王妃是大富婆,那她也能算得上是小小富婆,对吧?
  十五万两的银票的确很多,盛踏雪准备把这些钱都存进钱庄,也许等她来年慢慢习惯了这座京城,可以置些田产铺子庄子,等她和闻人复都老了,就搬到那里去住。
  一席茶,一荷池,熏香迟暮,两颗相知相伴的心,那是多叫人向往的生活……
  因着今年王爷娶了正妃,亲王府门前不再像往年那样,就贴个ch.un联了事,而是大张旗鼓的洒扫除尘,就连方圆几条属于王府的街巷都一尘不染。
  除夕夜那天,闻人复带着盛踏雪亲自贴了ch.un联,红灯高挂,丫头婆子人人换了新衣裳,高高兴兴的领了赏钱,更别提知新这大总管还有温故两人,得到的赏赐更是羡煞了所有的下人。
  盛踏雪知道她娘最迷戏曲,过去却苦于住在阜镇那小地方,一年到头也不见一个戏班子在镇上停留。
  王府有个很大的戏台,为此,盛踏雪延请了京里最有名的戏班子,从初一到初三,连续三天在王府演出,专门演给烟氏看。
  当然,只要是府里的人,这三天也是爱怎么看就怎么看,完全不受限制。
  烟氏乐呵呵的,年夜饭都多吃了一碗,后来揪着侍候她的丫头说个没完,哪个旦角的扮相多么的叫人迷醉,哪个角色简直就是万人迷……完全是一副如数家珍的神情。
  在府里用过年夜饭,闻人复换上朝服,盛踏雪则是换上诰命冠服,相偕去了皇宫。
  一般来说,皇宫的除夕夜是要大宴群臣的,而一年中,皇帝与皇后及嫔妃们共同吃饭的机会几乎是没有,只有趁着除夕才能真正吃个团圆饭。
  而这团圆饭同席的还有许许多多的大臣。
  襄亲王偕王妃赴宴,勋威帝、皇后和嫔妃,还有文武大臣都投注了程度不一的目光,许多的眼光带着高人一等的恶意,就是想看看这市井出身、据说还在龙蛇混杂的街市上卖过脂粉和j-ir_ou_的王妃在这么个场合,会不会有吓昏或者腿软之类的丢人现眼事件出现。
  可惜,那些人都失望了,盛踏雪将秀兰姑姑教导她的宫廷礼展现得完美,让人挑不出一丝错处来。
  拜见过勋威帝、皇后之后,两人赐座于下首,闻人复的地位明显是在众皇子之上的,毕竟他与皇上是同生共死的亲兄弟。
  因为是除夕夜,文武大臣们开怀畅饮,觥筹j_iao错,热闹非凡之余还不忘发表应景的诗文,歌颂皇帝功德,周围j_iao好的国家也都有派出使节来同乐,宫殿之内,歌舞升平,喜气洋洋,山呼万岁的声音不断。
  乐声方歇,待又起新音时,原先献舞的女子全部退下,一名身材高婀娜的舞娘身着五彩薄纱舞衫,突然舞进了席间。
  她脸上蒙着与身子同款的薄纱,翩翩起舞,舞姿曼妙,飘然转旋如雪片般轻盈,嫣然又似游龙惊凤,不说文武大臣都看直了眼睛,勋威帝也放下了手中的杯盏。
  当那舞娘揭开面纱谢恩时,勋威帝的眼神就变了。
  皇后和嫔妃们的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
  宴席结束,温故凑到闻人复身边说了几句话,然后退下。
  闻人复替盛踏雪披上白狐毛滚边的细裘海棠斗篷,她微仰着脖子让他将带子系好,然后他牵起她的小手,“皇兄和皇嫂今夜大概都没空再接见我们了。”
  “哦?”盛踏雪眼珠转了下。“是因为那个绝色的舞娘?”
  “我们家王妃好聪明的脑袋。”他点了下她的鼻子。
  既然他夸了她,她不妨再往下猜。“那舞娘是你安排的?”
  “何以见得?”
  “我猜的嘛,不过王爷都不怕皇上发现了跟你急?还有,我不懂王爷为什么要这么做?”
  “王妃可明白什么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王爷这是替我出气?”她立刻懂了。
  “今夜夜色迷人,不如你我踩着夜色出宫?”闻人复轻笑出声,岔开了话题。
  “那得劳驾王爷带路了。”
  他又将斗篷后的大兜帽替她戴上,一下她半张脸都埋在里面了。
  “要戴暖筒吗?”闻人复问道。
  “王爷的手比暖筒要暖和多了。”
  她主动去勾他的胳臂,她知道他的腿不利索,在雪地上行走更要小心,两人勾靠着,他走起来会舒坦许多。
  整个崇明殿的侍卫都看见襄亲王和襄亲王妃甜蜜恩爱的模样。
  宫里的甬道很长,宫墙又高,走在其中只看得见长条状的天空,不知从何处伸展出来的光秃秃的梧桐枝丫上栖着皎洁的月亮。
  “如果我说,这一世我只当一个闲散王爷,你会失望吗?”
  “为什么要失望?”
  “你真的和别的女子很不一样。”
  “没什么不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重活一世,如果还对名利欲望执着,那就真是白活了。
  闻人复沉默了,却更拉紧她的手。
  “这是我第一次到皇宫来,隐隐有一种被压迫感。”她闲聊似的说。
  多少女子为了一个男人在这座宫殿里埋葬了一生,人x_ing在这里备受考验,构陷谋害、勾心斗角、争权夺利,都是皇宫的r.ì常。
  住在这里的人怎么正常得了?
  两人走出宫门,一旁两排的官衙立见。
  “这里,就是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闻人复站定。
  那是一处毫不起眼的转角,一株老梅树凌寒绽放,像白玉带似的,抬眼望去,是重重迭迭的重楼。
  她听懂他说的是重生前的那一回。
  但一来因为她对两人那回的j_iao会不复记忆,二来她想和他共创记忆的是这一世,索x_ing甜甜的扬笑引开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