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唯美小说 >

(梁祝同人)马文才,你欠抽!+番外 by:墨涧空堂(上)

 
正文 1 千古绝唱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是女主哦,女主~我想,我一定是睡迷糊了。
 
否则的话,我应该窝在武馆的角落里,怀里抱着打扫用的拖把,头一点一点地打瞌睡,而并非是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这里。
 
身前是一望无际滔滔江水,身后是横亘连绵的山脉,除我之外,再无半丝人影。放眼望去,只见水波荡漾,视野之内尽皆苍凉。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一身看不出颜色的古怪灰袍子,又到江边照照脸,入目所见的是一头鸟窝乱发。虽然衣服有点不对劲,脸却没变,于是我意识到咱这过来的应该是原装货。
 
原装方便倒是方便了,可是身上无钱无物,也没有个熟识的人可以问问情况,倒是让人头痛的很。不过正所谓山到车前必有路,正在焦急之时,山上突然间蹿下了几个凶神恶煞的山贼,扬着九龙环大刀朝我扑来。
 
来得好,来的妙!本姑娘我最喜欢的就是被打劫了,赚外快嘛,何乐而不得?——当然,前提是在我打得过的情况下。
 
约莫大半个时辰后,我一身青衣薄纱文士服,手提一只大大的褡裢,踏过一路横七竖八的手下败将,向江边渡口走去。
 
这帮山贼虽然长得高大魁梧,却只会靠着人多势众,没什么真本事,结果没打劫成我不说,反倒被我给劫了个空。
 
这帮家伙们本身倒是没有什么值钱货,可他们似乎在劫我之前还抢劫了一个书生,银两细软都尚未搬上山去,被我直接整个儿地捞了来,收获甚丰啊。褡裢里有不少黄金,还有一纸文书路引,上面标的是“太原叶华棠”,另附有引荐书信一份,所引荐的地点乃是杭州尼山书院。
 
听那几个山贼说,这书生被打成重伤,由书僮扛着匆匆忙忙回太原去了,我也正好先借他身份来用用。只是莫名地到了这个地方,也不晓得怎么样才能回去,说起来我平日在武馆打杂,虽然在那边没什么亲人,但馆主大哥平素对我还是不错的,我也习惯了平淡的日子,况且每天在武馆里可以随便打架,别处可没有这样的待遇。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既来之,则安之,想当初父母猝死,家道中落一贫如洗都没能把我击倒,不管怎样,活下去才是第一位。
 
绕过山路,便是水路,渡口处有不少船只停泊。我摸摸褡裢里还有很多锭黄澄澄的金子,便去到渡口边与船夫攀谈,得知这船在岸边只是暂时停泊,他们是要往杭州去的。
 
杭州?这可巧了,被我弄到一身行头的那只可怜书生貌似原本要去的地方就是杭州。我犹豫了一下,尝试着去向船夫打听道:“还请问这位大哥,不知道那尼山书院位于杭州何处?”
 
“尼山书院?原来这位兄台也是要去尼山书院。”身后一个清盎的男子嗓音响起,紧接着便有两位年轻公子掀帘而出,一位身材高大,清俊憨厚,另一位相对生的就比较娇小,灵气逼人。其中那位比较高大的男子上前一步,向我道:
 
“我们也是要去尼山书院读书,真是太巧了,没想到在这种偏僻之地竟会遇到同窗。”他说着向我身周打量了一下,略微有些诧异。
 
“兄台此行去学院,竟是自己一人前来的吗?你的书僮怎么……”
 
“梁公子!”那男子身边的清秀少年突然伸手拽了一下他的衣摆,使眼色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并冲我揖手歉意道:“我的这位朋友不会说话,还请公子莫要见怪。”
 
“无妨无妨。”我瞧了一眼那些人堆在船舱里的厚重行李箱子,又掂掂自己只放了些金子和换洗衣物的轻褡裢,略微有些尴尬。正打算告诉他们自己只是随便问问并非要去读那劳什子的书院时,船夫急着开船,大声问我要不要上路,我可不想一个人留在这鸟不生蛋的鬼地方,便付了船费,搭上了前往杭州的船只。
 
船舱内还有不少乘客,看模样都是些年轻学子,再加上行李书僮,把个船舱挤得满满当当。我不愿去跟他们挤在一处,便一个人出来站在船头,登高远眺,瞧这古代如画山水,心里却一团愁绪。
 
虽然努力告诉自己没有关系,但我心里终究还是有些惶惶然。也不晓得这里究竟是哪个朝代,是个什么制度,我现在身上虽然还有些金子可用,但不久后一旦用光盘缠,可要怎么办呢……
 
“兄台怎不去船舱内?”
 
身后响起脚步声,却是之前那两位年轻学子也从舱内走出,我瞧了一眼乌烟瘴气的船舱,不由笑道:“在下生x_ing怕闷,在这里吹吹风。两位莫非也是到这边来吹风?”
 
“此处清风习习清凉,还请兄台大发慈悲,分予我二人一些。”那高个子的清俊男子折扇一收,故意做出严肃模样,脸上却藏不住促狭之色,我们三人都不禁笑出了声,彼此心防也略有放开。
 
许是因为他们觉得我也要去尼山书院的原因,个头略高的那位男子便开口问我姓名,我一时不察,刚要回答叶秋岚,说了一半急忙改口,换为叶华棠,那两人倒也不甚在意,一笑而过。但是当他们向我通报姓名的时候,却把我活活雷了个里焦外炭。
 
“在下会稽梁山伯。”
 
“在下上虞玉水祝英台。”
 
“——!”
 
我差点一头扎到水里去,那两人急忙扶住我,并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定定神,深呼了口气问道:“你们是……梁山伯与祝英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