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神仙也有江湖+番外(下)作者:柳暗花溟

标签: 武侠小说
他怎么会不乱?假如我再传出一点和天门派有关的流言——他焉有不上当之理?可惜啊可惜——”他咂咂嘴,“这魔头一世英名,却尽丧你手。你若是个绝世美人倒也罢了,不过是个黄毛丫头,也值得他掏心挖肺。”
  “要你管!”虫虫听到他贬花四海,也顾不得装害怕了,怒道,“人在做,天在看,哼,你当心被揪出狐狸尾巴,遭到花四海和我师父的双重追杀,那时你就知道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好处!”
  “天?老子就要做天!”杨伯里走过来一把抓住虫虫的肩膀,变得尖利的鬼爪刺入了她的肩骨中,疼得她大叫一声,杨伯里却哈哈大笑。
  “自从你从云梦山跑出来我就知道了,一直派人跟踪你。你这贱人自恃聪明,可曾发现你的行动尽在我的掌握吗?我高看那魔头了,我还以为他不见你,就是要斩断情丝,没想到那魔头居然是个大情圣,趁你入睡,偷偷来看你,可见相思入骨,以他那样的法力,居然没有发现有人尾随。”说到这儿,他又露出了鄙夷的神色,“那魔头用入梦术和你相会,你两个j-ian夫 y- ín 妇,在梦中也不知做了什么,做出种种 y- ín d_àng之态,太也恶心。”
  虫虫涨红了脸,随即大怒,感觉自己的隐私被偷窥了似的,“你就是想恶心,还没人要你呢!你看你这造型多么可怕!脏归脏,脏得有型才叫帅,您这副打扮,和丐帮的没区别,简直一个老叫花子,也亏了你在狰狞中还带着几分猥琐,搭配得真是天衣无缝!”
  这老混蛋,居然把人家两情相悦说得这样不堪。不过从他的话里,虫虫确定花四海对她情根深种,只觉得心中甜蜜,一时情绪混乱。
  杨伯里一怒之下又甩了虫虫一个耳光,害她两边面颊都高高肿起。她哪受过这等气,在现代、在十洲三岛都没有过,眼泪立即涌上眼眶,但她咬着牙就是不哭。
  “你还说不怕大魔头,别让我笑掉大牙了。”虫虫这时也顾不得不能激怒杨伯里了,瞪大眼睛道:“如果你不怕,为什么不趁他意乱情迷之时杀了他?别说你是为了魔、鬼两道的合作。如果大魔头死了,魔道群龙无首,你不是能施计吞并吗?”
  杨伯里被气得一个字也说不出,因为虫虫的话正戳中了他的痛处。
  当时花四海的灵识进入虫虫之梦,他知道那是除掉他最大劲敌的最好机会,几次想突袭,终于还是不敢。那发自心底的恐惧令他不愿意面对,此时被虫虫说出,只恨不得把她碎尸万段。
  他手上用力,鬼爪刺穿了虫虫的肩骨,鲜血染红了半边她的白色中衣,可虫虫硬是一声不吭。
  他恨恨地笑:“别逞强,到了你的死地,你就知道什么是怕了!”
 
 
第51章 多好的长眠之地啊
  说着,杨伯里挥手掐诀,虫虫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定睛细看时已经身在屋外的半空中。
  地上,阿斗和万事知一动不动地躺着,生死未卜。
  他大概怕惊动他人,虽然到了外面,却还是在两人身外结成一个小结界,直到远离西贝的豪宅才敢放松,自身也恢复了原型——格外宠大的黑色人形物体,青面獠牙,眼珠血红,和中国传统民间故事所描述的夜叉恶鬼差不多。
  虫虫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被他夹在肋下,四肢软垂着不能动,好不容易苦熬到杨伯里撤掉结界,立即松开一点手心,大叫道:“鬼王,你要把我带到哪儿去?”
  杨伯里不说话,只是手臂一紧,虫虫疼得差点吐血。
  “你跑到西贝家,掳了我去,难道是要挑拨天门派和魔道的关系,你好渔利吗?”她故意大喊大叫,“你不能杀我!否则我师父和花四海一定不能饶你!如果我师父知道你就是杨伯里,知道偷袭天门派的是你——”
  “哼,我会怕他们吗?”杨伯里终于忍不住反驳。
  虫虫不知道花四海来不来得及救她,但想借着这个水心绊传递心声,万一她真的活不成,至少不要让花四海和白沉香中了鬼道的圈套。
  “你带我去哪儿?”她再度大叫,因为杨伯里飞得极快,她看不清地面上的景物,“你要我死,至少要让我死个明白。”
  “你倒自己想想,哪里会让你永世沉默不出,没有人找到你的尸体,没有人追得到你的魂魄,哪里又是最大最安静的坟墓呢?”
  他说得那样恶意,虫虫吓得一激凌,忽然想到了一个地方,“死海!你要把我丢到死海里去!你这混蛋,这么狠的事也做得出!”
  “感谢我吧!我让你与万物同朽,安安静静的没有人打扰,多好的长眠之地啊。”杨伯里低头看了虫虫一眼,感觉心中痛快之极。
  是人就知道死海有多么可怕,掉下一根羽毛也会沉入海底,无意中落水的人,无论是仙是魔,无论多大的法力,也从来没有出来过。
  掉进死海就意味着永远被关在黑暗之中,也许连轮回转世也是奢望。在十洲三岛的人眼中,那是永恒的死亡之地。
  虫虫是真的怕了,她实在没想到杨伯里会想出这样y-in损的招数。
  死,她当然怕,但她在这个世界修炼了法术,心中以为可以保住魂魄,到时候r.ìr.ì夜夜跟着大魔头在,好歹不算太惨,细想想还有点凄美浪漫。
  可被扔在死海里就不一样了,那他们将天人永隔,再也不能见面,就算她化为死海底的一团烂泥,情况也不会改变。
  “我不要去死海!你想别的办法杀我,多残酷都行,你就是不能把我丢进死海里!”虫虫大叫,连嗓子都喊哑了,泪水涟涟。
  杨伯里得意地笑道:“小贱人,你也知道怕,可惜今天由不得你了。别急,就到了。”说着提高速度,转眼便来到死海上空。
  虫虫挣扎不了,喊叫不出,握着水心绊的手掌中满是冷汗,眼前是黑滔滔的死海之水,身后花四海的身影还未出现,心中的绝灭感比死亡更可怕。
  “再看一眼生前世界吧。”杨伯里满足的叹息了一声,未等虫虫说话,忽的放开了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