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神仙也有江湖+番外(下)作者:柳暗花溟(47)

标签: 武侠小说
  惊魂未定之中,她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孤单无助,忍不住痛哭不止。
  他怎么可以那样对她?就算是在梦中也不可以原谅!她不讲理的想着,并不知道这锥心的感觉让远在千里之外的花四海简直无法呼吸。
  他独自站在黑石王殿中,突如其来的心痛令他站立不稳,想扶住什么,身边又空d_àngd_àng的,只好单膝跪地,一手撑在地上,一手按住心脏的部位。
  那丫头出了什么事?
  他用魔功帮她疏导过内息,他的魔元被她吞入过腹内,他的心也被她掏空了,所以他能感应到她的心情,只可惜他不知道她究竟遇到了什么事,好像心碎了似的,这更让他牵肠挂肚。
  他略侧过头看着石塌,水心绊就静静地躺在那儿,可他怎么能用有婚约之人的法宝去心系所爱之人?
 
 
第8章 来生的空白
  大门,悄无声息的开了,一阵清冽的山风吹进了冷寂的黑色王殿中,西贝柳丝走了进来。
  “小花,你怎么了?”他看到花四海单膝跪在地上,不禁心中一凛,快走了两步,“魔功和冥功融合时出了问题吗?”
  花四海一抬手,阻止他走近,慢慢站了起来。刚才那锥心的痛只有一阵,现在又消失无踪了,而他不想任何人看出他在想什么,包括西贝在内。
  他的前尘往事,已经全部告诉了西贝,而西贝也告诉了他一个秘密,那就是北山家族原本是守护南斗之星的,谁拥有南斗之气,他就要为谁效忠,现在很可能虫虫就有。
  西贝想起小时候曾经落入过井中,一个叫华显子的魂魄告诉了他这一切。
  这样很好,知道了要救之人的确切地点,只等两月之期一到就可行事,又知道了虫虫本就有自己的守护者,他感觉应该放下心来,可事实却不是如此。
  那么,虫虫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呢?那天她来找他,他就有疑问,现在想来一定是知情的华显子说出了事实。难怪当他说不爱她的时候,当他忽然变得冷漠的时候,她不争辩也不吵闹,因为她很了解他为什么要辜负她。
  想到这些,他的心又揪了起来。假如虫虫像往常一样吵闹倒好,可是她忍耐了一切,却让他撕心裂肺。
  “我觉得,你应该把你的前世是冥王的消息放出去。”西贝感觉花四海的身体状况并没有出问题,于是提议道,“据我的眼线传来的消息,杨伯里那老混蛋仅凭武力压人,鬼道中大半人对他不满。而且他千年来控制傀儡为假王,自己卧底在天门派的消息也泄露了,好多道徒怀疑他本来就不能当冥王。你要救出前世之妻,杀了宣于谨,必须要得到助力。这和往常的争斗不同,是真正的战争,凭一已之力是不成的。而天、仙、人三道早就是盟友,杨伯里背信投靠了他们,咱们又打不开聚妖旗,所以唯一可以争取的只能是鬼道。”
  “照你说的办。”花四海略一沉吟,“倘若不行,本王以冥功服人。”
  西贝一喜,“你两功融合大成了吗?这可真是好消息,魔冥两功合二为一,天下谁能胜你?!有了这样的主帅,我们有胜算多了。只是真打起来,倾巢之下,焉有完卵——”
  “放心,我杀北山淳会捡你不在场的时候。”
  西贝苦笑一下,“很虚伪是吗?可是我就是做不到看他死在我面前,虽然他杀了北山全族的人,甚至可能包括我的双亲。唉,他小时候不是这样的,自从知道了王位不是他的,自从知道了出现异能就停止生长的诅咒,他就变了。”
  西贝住了嘴,想到自己的兄长把他推到井里,想起那悠长的百r.ì之梦,甚至梦中,还出现了一个绝世美女,愁苦但又温柔的望着他。他现在才知道,那是小花前世的未婚妻。只是虫虫要怎么办呢?
  “你要怎么安排虫虫?”他看到过那天虫虫哭着跑下山,看到小花自从醒来后,虽然愈发强大,但给人感觉眼神中生趣皆无,似乎他的人生在了解了前世之后就成了一口枯井,只因为一个目标而活着罢了。
  “你是她的守护者。”花四海轻轻地说出心中早就计划好的事,“我有一个地方,你带她去,就永远守护着她吧。”
  “哈,好大方。”西贝自尊有点受伤,故意道,“你知道我是喜欢她的,你把这机会给我,倘若我要娶她为妻呢?”
  听了这话,花四海站着不动,但身子几不可见的抖了一下,好半天才咬牙道,“那我就杀光你所有的女人!她说过,她绝不和任何人分享男人,那是对女人的侮辱。她要么就全要,要么就不要,所以你若娶她,就要全心全意的对她,别让她伤心。千万——要对她好一点。”
  他说话的语气很冷漠,但语意很痴。
  西贝长叹一声,“你放心她吗?要不要再见一面?”
  花四海很想说“要”,可是他不能,罗刹女的大恩,他不能不还,那个婚约也不得不守。而他的心绪目前是剪不断、理还乱,好不容易才能保持拒绝,真要见了,他不能保证自己做出什么。
  于是,他摇摇头,无比艰难。
  “好吧,这是你们的事,犯不着我来掺和。我只守护她,那是我的职责,也是我的愿望。”西贝自嘲一笑,“不过这丫头派信使来找你了,见是不见?”
  花四海一震,一时之间,心中一片空白,还未等做出决定,西贝已经一挥手打开了殿门,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窜了进来,扑了花四海的腿一下,然后吐出口中叼的东西。
  他认得这是逍遥山火窑中的神兽,后来跟了虫虫走的,没想到信使居然是它。只见那小兽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大概是爱屋及乌,对他的喜爱也毫不作伪。
  他心头一热,俯身捡起那封信,打开沾满了口水的油布外皮,拿出中间的信纸来。
  一幅幅画映入了他的眼帘,前面说的事他一阅即过,心里有了打算,而后面几页全是他们相处的一点一滴,那甜蜜与心酸,借着这一张一张的纸传递了过来。他看了良久,似乎在得温,然后才仔细的放入怀中,贴心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