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拜托,别碰我呀!+番外(上)作者:一宸

标签: 甜文 校园
 文案:
  迟漾是一只很菜的小兔妖,但也过得平平安安,直到某天大妖怪姜砚成了她的同学……
  据说这位同学会吃妖,迟漾每天都担心被吃掉。终于她鼓起勇气,虚张声势地告诉姜砚:“你可能没看出来,我是特别凶的那种妖……”
  姜砚懒懒看她:“哦,凶不凶不知道,但闻着很好吃。”
  迟漾吓得咵唧一下变成了一只兔子!
  兔子迟漾团成小毛球,瑟瑟发抖,觉得自己药丸,要被吃掉了。然而大妖怪姜砚却伸出手美滋滋撸了她一把……
  迟漾炸毛:???!!!
  ——————————————
  妖界有个传说,大妖怪姜砚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佛挡杀佛,神挡杀神,是个令妖闻风丧胆的狠角色。
  但某日,众妖亲眼看见姜砚低三下四趴在桌边,拿着一根胡萝卜满面宠溺地逗着桌上的毛茸茸白团子,“不吃青菜?胡萝卜吃不吃?甜的,你尝尝?”
  吃瓜群妖的瓜都被吓掉了。
  #以为自己会被吃,却突然成了主子#
  #妖界大佬撸兔日常#
  #大佬是个毛绒控#
  表面软糯内心吐槽帝兔子精VS哪儿哪儿都强,但游戏菜抠脚大妖怪
  内容标签: 甜文 校园 异闻传说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迟漾、姜砚 ┃ 配角:预收《神级锦鲤[穿书]》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以为会被吃的我,却成了主子!
 
 
第1章 
  已经进入九月了,天气还是异常闷热。迟漾将自行车停在阴凉处,掏出一包手帕纸,抽一张擦擦额角的汗,这才走进了药店里。
  她经常过来买东西,跟药房的人都很熟了,刚进门,就有人跟她打招呼。
  “漾漾来了,今天要些什么?”
  药房张阿姨一见这小姑娘就开心,小姑娘长得白白嫩嫩,眸子清亮透彻,双眼圆溜柔和,笑起来弯成一弯月牙,格外讨人喜欢。
  她每次见了这小姑娘,就不由得开心。
  迟漾从家里骑车过来,一路晒得厉害,白皙的小脸上泛起了一层粉红。她软软地冲着张阿姨笑了笑,“我需要一点柏子仁和志远,”她想了想,继续,“各三百克,谢谢张阿姨。”
  “又要做香囊呀?”张阿姨一边扭身从药柜里拿药称药材,一边跟迟漾说话。
  很是奇怪,每次见到这个小姑娘,心情都特别好,好像所有烦闷一扫而光,从心灵到身体都是舒服妥帖的感觉,忍不住就想跟她多说两句。
  迟漾乖乖巧巧地站在柜台前,脸上始终带着腼腆的笑,“嗯,妈妈说最近太累,晚上睡不好,我给她做一个安神的香囊寄回去。”
  “外婆好些了吧?”
  “已经从重症监护出来了,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不过今后离不了人。”
  “哟,”张阿姨脸色变了变,“你自己住在那片拆迁区可得注意安全呀。有事记得第一时间给阿姨打电话啊。”
  迟漾感受到张阿姨的善意,心里暖融融的,嘴角就不自觉往上翘,原本低低的声音都跟着轻快了几分,“好的,我会注意安全的。”
  迟漾原本跟妈妈赵小枝住在A市老城的一个旧小区里,半年前市政进行规划,要重新开发旧城,迟漾家也被划入了拆迁行列。不过拆迁款都还没拿到,乡下的外婆却突然中了风,半身不遂躺在床上,吃喝拉撒都得人照顾。赵小枝只能匆匆赶回乡下。
  而迟漾现在在A市最好的市三中读高二,自然不能跟着回乡下,只能申请宿舍,自己留在A市求学。但因为时间匆忙,上周递的申请还没批下来,这两天她只能独自住在拆迁区的小破房里了。
  迟漾从药房出来,骑车往回走,路上刚好经过一个小菜市场。家里只有她一人了,迟漾想着顺便买点东西当晚饭,便拐了进去。
  菜市场很小,顶上高高搭着蓝色彩钢棚,底下一排排摊位,四面无墙,都漏风,倒是不至于闷热了。
  下午三四点光景,市场里人烟寥寥,摊主一个个都百无聊赖的打着瞌睡,整个氛围都有些死气沉沉。
  迟漾刚走进市场了,目光就被角落处的一个卖萝卜的摊位吸引住了。一小堆水灵灵的萝卜堆在地上,跟这沉闷的氛围格格不入,显得十分诱人。
  迟漾从小爱吃萝卜,看着水灵灵的萝卜,感觉嘴里也跟着升起了一股清甜解腻的味道。在这种闷热的天气里吃根爽口解腻的萝卜,能让人打心底里轻快起来。
  摊主是个五十出头的妇女,长得白胖福气,也带着一股萝卜似的清爽感。她注意到了迟漾,一看见小姑娘,她就觉得刚才心底因闷热带来的那丝躁动似乎瞬间就消失了。
  刚才还皱着眉的摊主,此时笑了起来,露出白牙,一双小眼眯成了线,扬手招呼:“小姑娘,来点萝卜吗?”
  迟漾脚步顿了顿,她向来胆小内向,不太擅长跟陌生人打交道。菜市场里原本就没有几个客人,摊主这一叫唤,她顿时觉得大家都在看她,心里有点发毛,赶紧快步走了过去。
  她停在摊位前,有些害羞地对着摊主笑了笑,那笑容软糯糯,暖得像团太阳。
  摊主愣了一愣,随即越发眉飞色舞起来,面色上透着一股打心底里冒出来的欢喜,说话的音调都高昂了不少,“姑娘,爱吃萝卜吧?喜欢哪个自己挑。”
  面对分外热情的摊主,迟漾微微有些紧张,握紧了手,轻轻嗯了一声,这才蹲下去选萝卜。
  感受到摊主的目光已经不在自己身上了,迟漾暗暗松口气,觉得轻松不少。
  迟漾也不明白为什么,从她懂事以来,她接触到的人,似乎都对她表现出了极大的喜爱和热情。她能敏锐地感受到这些善意,并心存感激,但她生性内向胆小,所以面对陌生人过分的热情总是显得手足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