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杀妹证道男主是我徒弟(二)作者:沐阳潇潇

标签: 系统 修仙
元剑仙君当年就是在比武台上一剑出名,随后被剑十四宗捡回去的。可恨我剑一宗宗主手脚太慢,让剑十四宗捡了个漏。”
  不,少年,当年剑一宗高冷得一比,既不带其他宗门玩,也不巴着天才,都是天才巴着他们,所以你嘴中说的手脚太慢是不存在的。
  初元在旁默默补充道。
  初元当年激活万界令,也如今日一般闯入比剑大会。
  弄清规则后,她一时技痒,就跃上擂台守擂。
  当年的初元,虽然优秀,但不到惊艳地步,剑独界和她同龄却比她高一两境界的多了去了,更有初元要求不加入宗门,只挂个名号,那些排名靠前的宗门自恃身份,自是不愿。
  他们不缺这么个天才。
  在她想离开剑独界时,剑十四宗伸出橄榄枝。
  原来剑十四宗一位太上长老感慨,不能因门户之见而耽搁修士求剑之心,于是初元被破例收下。
  剑独界以剑修为荣,为剑道上专研颇j-i,ng,初元一入宗门,就如耗子进了米仓,疯狂汲取剑道知识,很快将差距追上,并迅速反超,成为别人家的孩子。
  颇让剑十四宗扬眉吐气一段时间。
  少年惊艳纵然长脸,但真正让人刮目相看,还得跃入第十阶。
  毕竟,前九阶按部就班,只要悟性不是差得要死,或者剑道上实在没天赋,都可进入,唯有第十阶,才算是入剑道大门,真正跨入高阶剑境。
  在星元界,第十阶已是传说之境,在这儿,不过是高阶修士正式入门而已,可见两界剑道差距。
  星元界毕竟不是剑独界这般专研剑道的界面,有专门的剑道理论。
  星元界剑道只有大理论,具体怎么走,全靠自己悟。
  不似剑独界,各个境界都有理论指引,不必自己多费心神。
  不过剑独界前期进展快,但容易卡在第九境进阶第十境,且第十境后修为进展迅速慢下来;星元界前期进展慢,如愚公移山般搬开一道道桎梏,不过到后期,他们进展就会比剑独界修士快。
  因为剑独界修士前期走得太快,太顺,到了后边就需要打熬心性;而星元界修士那般习惯卡境界,心性打熬足够,到了后边,有了自己的感悟方式。
  所以,剑独界要到十五阶,心性打熬成功后才可飞升,星元界只要修为到了,就可飞升,不要求一定要入剑域境(第十境)。
  这是两界差异造成的。
  两界剑修修炼方式,都是最符合自己界面发展的方式。
  初元从星元界闯入剑独界,融合两界不同教育方式,以星元界的剑道理论为基础,汲取剑独界的剑道理论,走出符合自身的剑道之路,并在短短两百年内,迈入第十境。
  迈入第十境后,当初那些没有手下初元的剑宗才开始懊悔,剑十四宗扬眉吐气,剑一宗依旧无动于衷。
  之后,初元以百年突破一次的频率,迅速闯入十二境,剑一宗也坐不住了。
  不过不同于其余宗门过来交好,剑一宗是请长老过来与她比试,像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纯洁白莲花。
  说实话,剑一宗这方式更得她喜欢,当初咋样,现在依旧咋样,态度鲜明,耿直不做作。
  其实也是想交好的剑一宗,……
  “不知道初元剑仙君飞升了没有,初元剑仙君当年说感应到了飞升契机。可惜初元剑仙君要回去飞升,不然我们都可看到那盛景了。”虎牙少年露出个向往神色,“五百年而飞升,古往今来第一人。若我五百年能迈入第十境,我就心满意足了。”
  “会的。”徐清钰不负责任地安慰道。
  他再次对他师父的优秀程度有了最直观的感受,就连当初初元挂在嘴边的“作为我初元弟子,该如何如何”,徐清钰也不觉得是鄙夷与挑衅了,师父她那么优秀,对弟子要求高点,多么正常。
  徐清钰挺起胸膛,他不能给师父丢脸。
  虎牙少年又是灿烂一笑,昂着下巴道,“我也觉得我会。”
  远远的,徐清钰听到一阵热闹的声音,叫好鼓掌以及兵刃碰撞声不绝于耳,人声鼎沸的,好似元宵节耍猴卖艺摊子前的火爆。
  虎牙少年笑道,“赶巧了,肯定是缠斗正酣,最是j-i,ng彩之时。快走,我们看看去。”
  说着,率先转过屏风,徐清钰和初元紧随其后。
  顺着声音往台上看上,只见台上两名彩衣少女正持剑乒乒乓乓地对碰,两人速度太快,只能看见道道残影。
  脚步旋转间,就从台上一角出现在另外一角,像是特殊印记的笔刷,在这处抹上一笔秾艳色彩,又在另一处画下漂亮一笔,好似涂鸦一般。但又因为水彩笔刷特性,之前那处秾艳渐渐淡去。
  如此,像是白纸上秾艳色彩移踪换影,此起彼消,颇为灵动好看。
  两人真影残影之外,数不清的红雀与蝴蝶亦在翩跹起舞,时而无数幽蝶吞食红雀,时而红雀啄中蝴蝶,将蝴蝶吞吃入腹。
  显然,这两名彩衣少女都已剑势实形,红雀与蝴蝶纤毫毕真,活灵活现,宛若真物。若不是那两少女在红雀与蝴蝶间相斗,光看这画面,还以为这是春日盛景。
  “好啊。”虎牙少年一拍巴掌,忍不住与其余台下修士那般叫好。
  初元见徐清钰有种不明觉厉的迷茫,解释道,“剑势实形,越逼真就厉害。这两名弟子剑气凝成的朱雀和蝴蝶遍布台上,且都宛若真物,无一敷衍,说明这两名女弟子对自己剑气掌控都到了入微之境。”
  初元颇为赞赏地开口,“一般弟子,挑物来承载自己剑道时,都会选择龙凤狮狼等厉害造物,比如剑柳风,他就是龙。但这两名女弟子都另辟蹊径,选择的是红雀和蝴蝶。红雀和蝴蝶都弱小不堪,好似随手一捏就可捏死,但是你想,一只红雀和蝴蝶可以捏死,数千只呢?数万只呢?蚁多咬死象,不是虚言。”
  徐清钰若有所思,道,“师父,我若多用几个太阳怎么样?”
  “很有想法啊,你可以试试。”初元笑道,听不出赞同还是不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