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杀妹证道男主是我徒弟(三)作者:沐阳潇潇

标签: 系统 修仙
年,所以称它为万年苦竹。你看到万年苦竹别纠结它有没有存活万年,味道够不够苦,直接拔。”
  徐清钰:“……”
  他一直以为是苦竹长了万年来着。
  徐清钰点头,真是涨知识了。
  不过,“师父,我在虚空之域,没看到关于万年苦竹的记载。”徐清钰开口问,“这是为什么?”
  “虚空之域的叫法和修真界不一样,他们称万年苦竹为泪笋。”初元解答道,“他们认为,一生泡在泪水里的人,是最苦的人,而万年苦竹的味道,就像人一生泡在泪水里一样,所以他们称万年苦竹为泪笋。”
  徐清钰恍然,泪笋他瞧过记载,不过他没将这两者联系在一起过。
  毕竟,之前他以为万年苦竹是万年生的苦竹。
  而虚空之域有关泪笋的记载也十分奇特。
  【由来】传说,有一对情人,因为世代家仇,相爱而不能相守。于是两人私奔,却被家族在天问秘境逮到,要将他俩带回家关上,让两人永远不能见面。
  两人不愿分开,约为死亡。
  男方死后化作斑点竹,女方死后化作泪笋,彼此相依相连,永远不分离。
  为了纪念这对有情人,他们死亡的那座山叫做碧落山,他们房子旁边的瀑布,叫做黄泉瀑。
  【功效】味苦,不可食。
  他看到的记载,和师父说得不太一样,不过没关系,师父说得都是对的。
  徐清钰再次点头,道:“我知道了,师父,不会认错的。”
  初元想了想,确定没有遗漏后,回到玉佩空间。
  玉佩空间内,小红鸟正在整理自己写的小说,察觉到动静,抬头往上看。见是初元,小红鸟高兴地飞到空中,凑到初元身边,道:“初元,你怎么回来了?小徒弟不用看着了吗?”
  “小徒弟要进天问秘境了。”初元回到巽位,盘腿坐下。
  小红鸟用翅膀扒住巽位边缘,头凑近初元,开口道:“啊,就要找到万年苦竹了,那是不是很快,我们就要分开了?”
  初元摸摸小红鸟的头,逗弄道:“不舍得我,那随我一道去星元界,到时候再一起飞升?”
  小红鸟想了想,还真有点心动。
  不过想起自家父母,那点小心动就散了,“我还是先回仙界吧,我父母等我估计快等疯了。不过你飞升后,一定要来凤凰族地看我,我凤凰族地在梧桐岭。你可以先去梧桐城,找到城主,将凤翎给她看,再报上我的r-u名,我的r-u名是凰宝宝,别忘了。”
  “好。”初元应道,小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小红鸟的头。
  小红鸟羽毛柔滑水顺,像上好的绸缎一样,很好摸。
  “梧桐城是浪漫之都,各族求婚结婚旅游都会来我梧桐城,所以各个城池都有前往梧桐城的飞舟,你搭这些飞舟前来梧桐城就好。”小红鸟再次叮嘱道。
  “好。”初元听到小红鸟说飞升后的事,心念一动,问,“飞升后,是不是要先入飞升池洗髓,之后再随仙人办理身份证,在初级仙人城镇适应百年后,才能离开那城镇,前往其余地方?”
  小红鸟吃惊地问,“你听谁说的?”
  “话本。”初元开口,心底默默补充一句,是上辈子看过的修真小说。
  “不是,没有新手保护区。”小红鸟摇头,“飞升后会有仙门开启,这个仙门其实也是个随机空间通道,出仙门后会落到仙界哪里,并无定数。”
  “刚入仙界的仙人,若是降落地点不好,岂不是很容易丢了性命?”初元开口道。
  “是的,每年都会有不少初级仙人死亡。”小红鸟开口,“我就见过一个落到梧桐岭的,他还没来得及查探环境,就被梧桐岭里的仙兽吞吃了。”
  初元点头,若有所思。
  看来仙界就是一个能量更为充裕的世界,没什么神圣的,和她以前前往另一个修真界历练时一样。
  这边小红鸟和初元交流仙界信息,那边徐清钰已经到了天问秘境广场。
  天问秘境广场上站着不少元士和修士,正在排队。
  徐清钰视线在排队的队伍上扫过,总算找到剑二狗,他走到剑二狗身旁,打了声招呼,“二狗前辈。”
  旁边有元士不悦道,“别c-h-a队。”
  徐清钰朝他歉意道,“抱歉,打扰您了,不过我不c-h-a队,只与我这位长辈说几句话。”
  既然不是c-h-a队,那元士不再开口。
  剑二狗瞧见徐清钰很惊讶,“你竟然也满两亿了?我本来以为你还要再过个几十年才满。我想着我先过来一趟,没找到再回荒古城,再攒功绩点。所以,就没通知你。”
  徐清钰点头,道:“二狗前辈,我去排队了。”
  “好。”剑二狗应道,忽然想起什么,问,“你知道万年苦竹是什么吧?不是万年生的苦竹,是——。哎呀,我把万年苦竹的形态传给你吧。”
  剑二狗手指一点徐清钰额心,将有关万年苦竹的记载输入徐清钰识海。
  “多谢。”徐清钰没说初元已经告诉了他,他领了剑二狗好意。
  “出来时别急着走,要是没找到万年苦竹,咱俩再一起回荒古城。”剑二狗又道。
  “好。”徐清钰告别剑二狗,排在队伍后边。
  三个入口同时进行排队,前移的速度十分快,徐清钰只等了一刻钟,就轮到了他。
  徐清钰将功绩牌往入口门上刷一下,栏杆移开,徐清钰踏了进去。
  栏杆之后是传送阵,传送阵内此时已有四人,或坐或站,无聊等待人齐。
  徐清钰之后,又进来十五人,栏杆才不再放人进来。
  传送阵起,徐清钰感觉到空间平移动静,之后空间稳定,结界散去,他们落到一处大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