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杀妹证道男主是我徒弟(四)作者:沐阳潇潇

标签: 系统 修仙
盅上,没动。
  时族族长笑道,“就是送个人情。你在战场上,对祖龙一族,也多看顾点。以后,那也是你的族人。”
  徐清钰明白了。
  他在战场上时,优先救时族人,其余种族的,都是顺手救,祖龙一族上门送好,不求别的,只求能得到和时族人一样或者只比时族人稍差一点的待遇。
  “时族血脉,和祖龙血脉会冲突吗?”徐清钰问。
  他忽然想起,妖兽若是混有两种同等级血脉的,只能觉醒一种,并一直压制另一种,不然,就会血脉打架,发生冲突而死。
  “不会。”族长微笑,“说来有趣,我时族血脉运行的经脉与血管,和祖龙血脉运行的经脉与血管,除了百会和丹田,没有重合之处。且两种血脉在百会与丹田处汇聚时,犹如太极般,相遇不相融。彼此相连,又彼此独立,形成人体完整的经脉图,这是不是很有趣?”
  “仿若我时族人和祖龙一族,是创世主将自己一份为二创造出来的。”
  徐清钰若有所思。
  初元一直说,时空是世界本源,此时他对这句话,忽然有些理解。
  时空,是最特殊的。
  世界创造之初,可以没有水土山石生命,但一定有时间与空间。
  时间与空间,是与世界同时存在的、不可动摇的法则。
  不仅仅是世界,还有混沌。
  混沌未分天地,形成世界时,也有时间与空间。
  什么都有可能消失,唯有时间与空间,永远存在。
  徐清钰就这般站着顿悟了。
  族长见状,眼底闪过赞赏。
  他走了出去,将药喊了进来,一为为徐清钰护法,二是待徐清钰醒来,可以立即助他觉醒。
  而他,则继续奔赴战场。
  徐清钰顿悟之后,对自己要走的混沌道有了更深的明悟。
  他修为与剑道境虽然没有提升,但这对他进阶界主境有更大的好处。
  相较于初元,界主境大门全靠自己摸索,徐清钰对如何进阶界主境有明确概念,族里界主境长老不少,对如何进阶界主境,都说过一嘴。
  徐清钰现在便是在朝界主境努力,他虽不打算真进阶界主境后才去报仇,但实力越高,报仇的可能越大。
  他睁眼,对上药长老视线。
  药长老开口,“醒了?开始觉醒吧。”
  徐清钰这才发现,旁边有只药桶,药桶里装着碧色汁水,汁水正在咕噜咕噜冒泡。
  此时徐清钰已经长到七点六米,无需再刻意捏“袖珍”木桶。
  药长老抱起金盅,往药桶那边走。
  徐清钰紧随其后,之后脱了衣服,沉入碧色汁水里。
  碧色汁水看着热气腾腾,坐进去后却冰冰凉凉的,一点都不烫。而徐清钰坐下,连头都被埋入碧色汁水里。
  徐清钰正欲-起身探头,药长老开口,“别动,就这样泡着。”
  徐清钰:“……”
  口鼻被淹没的感觉,并不美妙,徐清钰正想转外呼吸为内呼吸,忽然体内血液忽然涌动,并发热发烫。
  这种感觉徐清钰熟悉,当初觉醒时族血脉时,便是如此。
  觉醒过时族血脉,觉醒祖龙血脉并不算难熬。
  随着体内另一边经脉内的血液被提纯,并将其余血脉排出,徐清钰感觉自己自己骨头忽然乱错横生,同时有什么从他体内长出来。
  这时,药长老打开药盅,将药盅里的龙族j-i,ng血倒入药桶。
  这股j-i,ng血一入汁水,尽数被徐清钰吸收,这瞬间,徐清钰感觉自己r_ou_-身好似挣脱什么桎梏,忽然进行变态发育,从头到尾都来个彻底大变样。
  觉醒彻底完成。
  药长老拧开药桶下边的活塞,碧色汁水顺着元灵芝往外流出。不多会儿,药桶里剩下一只金色的小祖龙。
  小祖龙不足一米长,半米圆,细细小小的,像丝线一样。
  鳞片也细细密密的,半圆形挤挤挨挨地在一起,如花瓣般严密吻合,不露半丝缝隙;它的头顶的角还没长出来,只有鼓鼓的两个包,还没黄豆粒大,跟长了痘痘一样,小巧可爱;四只小爪爪藏在腹下,只露出半爪,不安地抓着元灵芝r_ou_,也像是抓在药心上,让他的心不由得变得柔软。
  明明还是最讨厌的死对头的模样,却因为是自己族人与后辈而觉得无比可爱。
 
 
第133章 见面
  药眼底闪过慈爱,爱怜地捧起徐清钰,问:“钰,感觉怎样?”
  徐清钰心念一动,在药长老掌心凭空消失,再出现,落到药长老眼前。
  他惊喜地开口,“很好,空间规则掌握得更得心应手了。”
  他说话时,两根小须须一动一动的,瞧得药想上手去扯扯。
  他忍住这股冲动,笑道:“那你熟悉下新身体。”
  药没忍住,还是伸手试图扯一下。
  徐清钰敏捷地避过,道:“你当年和祖龙打架时,没扯够?”
  药理直气壮地开口,“打对手,和摸后代,能一样?我是你亲祖宗,我摸摸不可以?”
  “不可以了。”徐清钰落到地上衣服里,又变成人身。
  药瞧不到小祖龙,眼底可惜之意一闪而过。
  他起身往外走,道:“你还是先熟悉熟悉新身体吧。”
  徐清钰跟上,道,“不必了,药长老。我上战场,能更快适应。”
  时族人原型是人,长这般高他都担心初元认不出他,若变成祖龙,初元更不可能认识他。
  不是迫不得已,他不想变成祖龙模样。
  药摇头,道:“你不必这般拼的。时族,本就不求你做什么。”
  徐清钰笑笑,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