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阻止那个妖孽男二上位[快穿] 作者:落跑新娘

文案:
  师青寐绑定了一个月老红线系统,主要任务便是撮合各个世界的男女主终成眷属。没有恋爱经验的她设定偏偏是后宫成群的魔教妖女。眼看第一个任务就要圆满成功,她却被一个病弱美人迷得七荤八素,最终以失败告终。
  对此,她死不悔改:任务失败了,可以再做。美人错过了,再爽一次就不知道要猴年马月了。
  直到后来她发现原本看上去温柔无害的病弱美人竟然是条大灰狼......
  祁子御是名绑定了男二逆袭系统的优质男神,主要任务就是取代男主,成为女主心中的白月光。奈何每次选到的人设都是病弱纯情小白花。其实当他以情场老手的心灵扮演着白莲花欺骗妹子时,他还是有一丢丢于心不忍的,但这不忍中绝对不包括他最近骗的那个魔教妖女。
  面对脸上大写着渣女字样的师青寐,祁子御的良心依旧活蹦乱跳:渣男骗渣女,谁先走心谁就输了。
  可到后来,祁子御渐渐发现师青寐狠厉的外表下竟真是颗纯良软热的心,
  扮猪吃老虎的祁子御慌了......
  师青寐:我以为你是小白兔,结果你是大灰狼???
  祁子御:我以为你左拥右抱,雨露均沾,结果你养这么大的后宫只是用来看看的?
  师青寐:艹,狠厉花心是我的人设,我不能ooc啊!
  祁子御:你以为我可以??!
  世界:
  1.后宫成群小妖女vs病弱美人俏神医
  2.幕后boss小师妹vs清煦温雅大师兄
  3......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系统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师青寐,祁子御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月老红线系统vs男二逆袭系统
 
 
第1章 妖女vs神医(一)
  七月的午后暑气正旺,空气都热腾得变了形。凌家外头停着一顶楠木轿,从轿顶到轿底镶了一溜的金边玉石,像热锅里的油炸金酥皮。
  萧城是个贫穷落后的小城,出了名的大梁国重点扶贫对象,这顶轿子晃悠悠地从官道磨蹭到小道再磨蹭到土匪道,镶边的玉石一块没少,大概只能归结于轿侧c-h-a着的一面旗。
  这是一面红字黑底旗,上面弯弯扭扭地写了圣教两字,笔迹稚嫩,丑瞎人眼。但没人看到这面旗还能生出嘲笑之心,因为这面旗是魔教著名的大魔女洛牵依亲笔之作。
  洛牵依本身没什么可怕,可怕的是身后有个要啥给啥的爹。说起这面旗子,还是当年洛牵依三岁刚会提笔时写下的,当时魔教教主洛清风看到洛牵依初学的两字笑得眉开眼笑,抱着自家小闺女亲了好几口,之后还请人誊写,成了圣教独一无二的标志。
  洛牵依就在这样毫无保留的溺爱下不负众望地长成了个嚣张跋扈的大魔头,还是狐假虎威的那种。
  圣教在江湖纵横多年,杀人放火的事情干了个够,j,i,an. y- ín 掳掠的重担却被洛大小姐一人承包了。
  在萧城这个没有油水的地方,凌家的二公子是长在犄角旮旯地里的一枝花,可惜即将要成为洛牵依恶劣事迹浓墨重彩的一笔。
  “都别记错了,小姐这次要的是凌家二公子,对,就是那个凌朔。”一身抹青色的丫鬟在轿外张罗着:“其他人?其他人...长得怎么样?”
  “凌家大公子虽说比不上二公子,可也清秀。”穿着糙衣的壮汉回道。
  小丫鬟的面上有些为难,迟疑地扣了扣轿门:“小姐,其他俊俏的公子哥还要吗?”
  “就凌朔。”一道干净清脆的女声从轿内传来。一旁的仆从不禁探头去看轿内的情况。
  “看什么?”
  “小姐她不亲自出来看看吗?”
  “凌朔出了名的俊俏,有必要看吗?我家小姐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你又不是不知道。”
  “都懒成这样了,还学人夜夜笙歌呢。”大汉在心里腹诽了一句,默默地办事去了。
  青鸢其实心中也有些奇怪,以前的小姐虽然懒散了些,但于此事上颇为勤快,每每挑选人选都要亲力亲为。现在看上去却兴致缺缺。
  轿内,师青寐摇着一把团扇,头上堆满的簪花摇摇欲坠,汗水顺着发髻掉落进她微微外敞的衣衫,她开口轻轻哼着歌:“我想念那空调,想念消暑小道,想念那可口可乐,还有冰镇的味道......”
  “回去让你喝个够。”无数个数字代码于空中汇聚,一个光着屁股c-h-a着翅膀的小人冒了出来,手上还拿着一把j-i,ng致的弓箭:“我们公司的员工福利业界闻名,干完这一票,爽上一辈子。”
  “屁嘞。”师青寐不耐烦地挪挪身子,“你家公司干够七个世界才给工资,黑心!”
  “那谁让你签劳务合同的时候没看仔细呢,”小人拿出一条白手绢擦着弓箭,表情极其无辜,“怪我喽。”
  师青寐揪过小人的脸蛋上下揉搓:“要脸吗?就问你们要脸吗?合同强制绑定就算了,它上面写的是哪门子的外语啊,我TM看得懂吗就问你。还有我绑的是月老红线系统,你这突然冒出的丘比特小人是什么鬼啊??”
  丘比特从小肚子里拿出一张合同,指了指上面的小字:本公司系中外合作公司,理直气壮道:“我们招聘广告上写得清清楚楚,丘比特怎么了?本天使s,he过的箭比你吃过的盐都多!”
  师青寐坐直了些,满头的发簪被晃得叮当作响,刚要回嘴就听到轿外又传来一声丫鬟的呼唤。
  “做什么?”
  “小姐,你已有半月没去见欧阳公子了。”
  “让他乖乖在房内再等个半月。”
  青鸢翻开长长的页簿,停在欧阳公子的那页,在其后画了个小叉。
  “谢少爷今早起来,说昨夜梦里你与他幽会,醒后甚是想念。”
  “胡说,我白日里累的半死,怎么可能有j-i,ng力跑到他梦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