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小说 >

虽然我是个奶妈(上)作者:变态猫牙

 文案:
  升级流全息网游,重生打脸逆袭爽文!
  上辈子,牧安琪以Cào作和走位扬名《荣耀OL》;这辈子,她选择再次进入《荣耀OL》。
  然而开服后——
  “恭喜您被选为幸运玩家,将获得幸运值满点的奖励,但是,您的职业和种族将由系统随机,请问是否接受此奖励?”
  牧安琪想了想,最后没能忍住小红手的诱惑,点了接受。于是……
  她成了一名光荣的人类n_ai妈。
  热衷PVP,以走位风S_āo著称的榜一s_h_è手‘陌上’,成了一名需要万千玩家悉心呵护,只用躲在队伍后排安安静静加血的n_ai妈!
  不过后来,牧安琪接受了这个结果——谁说n_ai妈就得乖乖加血呢?
  荣耀论坛上。
  《我被一个n_ai妈打的怀疑人生了!这是n_ai妈该有的伤害??》
  《一个n_ai妈霸榜竞技场一个月了!脸呢兄弟们?》
  众玩家:这样的n_ai妈给我来一打!
  某男:呵呵。
  食用指南:
  ①女主技术流,小红手,苏爽重生打脸逆袭!
  ②女主最强不解释!以及,私设很多~!
  内容标签: 重生 游戏网游 打脸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牧安琪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重生
  “安琪,安琪!”
  迷迷糊糊间,牧安琪听到有人在叫她。
  “别睡了,你的快递到了,起来收一下。”
  似乎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可是,自从八年前,她得到游戏内唯一的神器‘星月’后,她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父母因为她的牵连而双双身亡,原本x_ing格开朗活泼的少女,变得沉默寡言,孤僻敏感,不愿意和人说话,不愿意与人j_iao流,整个人y-in暗沉郁,仿佛一具行尸走r_ou_。
  哪怕是后来特意跑来陪伴她的闺蜜,也在三个月后终于受不了了,与她决裂。
  自此,她一直都是一个人——她不愿走出去,别人也不愿意走进来。
  没有朋友,没有知己。
  只有带给她一切绝望,最后却成为支撑她活下去的动力的全息网游——《荣耀OL》。
  在游戏中,她得到了光环,得到了荣耀,得到了金钱,甚至也有了自己的一批粉丝。
  但从始至终,她都没从当年的y-in影中走出来。
  她害怕走到人群中去,害怕再次被伤害,她没有帮会,也没有朋友,甚至连副本开荒都是一个人……
  是离群太久了吗?竟然会梦到有人在在叫她。
  牧安琪勾唇嘲讽一笑,翻个身准备继续睡。
  昨晚她一个人去开荒了,新出的‘深渊之底’五人本……
  “安琪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妈妈给你拿体温仪,测测体温。”眼见着自家闺女怎么叫都叫不醒,柯兰清有点急了,慌忙从柜子里拿了体温仪出来。
  滴的一声之后,牧安琪又听到:“也没发烧呀,这孩子怎么了?”
  她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这好像,不是做梦?刚才的声音,似乎是她已经去世了八年的母亲,柯兰清的?
  牧安琪瞬间清醒,猛然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没来得及打量室内的环境,就连忙瞪眼往床边上的人看去。
  这一动作给柯兰清吓得不轻:“怎,怎么了?”
  牧安琪却顾不上回话,直接掀开被子跳下床,扑到了柯兰清怀里。
  哪怕这是在做梦,她也宁愿一辈子都不要醒来……不由得,牧安琪伸手将柯兰清抱得更紧了。
  “安琪,做噩梦了吗?别怕啊,妈妈在呢。”柯兰清一愣,伸手拍了拍牧安琪的后背,不停的安抚着她。
  牧安琪吸了吸鼻子,轻声“嗯”了一下:“做噩梦了,妈,我好想你。”
  2091年,世界上第一款全息网游《荣耀OL》上市,引起极大轰动。那会儿,牧安琪正在大二的暑假,正是活泼好玩的年纪,于是也跟风进了《荣耀OL》。
  2093年,《荣耀OL》火遍全球,游戏里形成了一个十分稳定的生态环境,宛如第二世界。同年,《荣耀OL》第一把神器‘星月’出现,拥有者是‘陌上’,一个籍籍无名的j.īng_灵s_h_è手。
  ‘陌上’正是牧安琪的游戏昵称。
  各大公会,工作室,乃至个人,都纷纷开始联系牧安琪,想要从她手里购买‘星月’。可那会儿的牧安琪刚刚毕业,哪里见过这个阵仗?纠结了好几天,终于打算把神器卖给出价最高的那家工作室。
  但是,就在j_iao易当天的上午,她接到了一个电话。
  ——她的父母,意外身亡!
  后来警察介入了调查,十天后,牧安琪得到了凶手落网的消息。
  原来是一个叫做疾风的工作室,想要得到神器‘星月’,但无奈手里资金不足,所以他们人r_ou_了‘陌上’,并计划以她的父母为筹码,逼迫她j_iao出手里的神器。
  谁知在过桥的时候突发意外,车子失控落水,一车人全死了。
  凶手落网,疾风工作室被关停,但牧安琪却再也回不去了,她成了一个孤儿。
  然后,持续了八年的噩梦就开始了。
  牧安琪从没想到,自己还能再次见到母亲。她伏在柯兰清的怀里,有些压抑不住内心的情绪,开始浅浅的抽泣起来。
  而柯兰清则拍着她的肩膀,低声安慰着,一直到牧安琪的情绪从噩梦中缓过来。
  过后,看着柯兰清肩膀上的一大片水渍,牧安琪有些不好意思:“妈,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