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傅先生的意中人(下)作者:山有嘉卉

起来。
  后来这么多场,她和张语晗始终没有对上过,起初她还很高兴,因为她也挺不愿意这个女孩子就这么离开这个舞台。
  一直到上周录影完成后,她在离开电视台时在地下车库等上洗手间的苏小沫,却意外看见了张语晗和一个男人亲密搂抱在一起——购物商场阳光天地的老总杨皓,已婚,妻子是俞丽的戏迷。
  她当时愣了愣,随后暗暗笑自己看走了眼,当初说有后台嚣张到不行的陈梦在这档节目再没见过,反而是热情爽朗人缘不错的张语晗和有妇之夫搅和在了一起。
  这世间的人呐,都不能光看表面。
  柯淙显然也知道这件事,但却看得很开,“为什么不能,最后一场可以上六个人,只要捱到最后一期就是胜利。”
  他倒是乐观,李意溪受到他的感染,也打起了j-i,ng神来,“你说得对,坚持就是胜利!”
  柯淙点点头,笑道:“你不是还有事么,走罢。”
  等见了苏小沫,就见她一脸兴奋,李意溪还愣了愣,没想到能有什么事让她这么高兴。
  她弯腰坐进后座,靠着椅背长长的呼了口气,“怎么这么高兴啊?”
  苏小沫从驾驶座上扭头看她,眼睛发着光,“意溪姐,恭喜你,一挑三,热搜预定!嘻嘻!”
  “……你是看高兴了,我在台上的时候都想哭!”李意溪嘴角往下一撇,没什么好气的回道。
  苏小沫嘿嘿两声,“那我再跟你说另一个事,你肯定高兴。”
  “什么事?”她一面应,一面把小被子打开,把自己的膝盖好好盖上。
  苏小沫哎了声,“姐你知道《决战时刻》这个游戏么?”
  “知道啊,5v5对战游戏嘛,要抽英雄皮肤什么的,我还看过他们的竞技赛直播。”李意溪应了声,又问她到底想说什么。
  苏小沫倒没卖关子,直接就告诉她,人家游戏最近在策划一组传统戏剧题材的皮肤,碰巧他们主策划看了她最新更新的《游园》,觉得很符合他们的要求,所以就找上了门来,想请李意溪做代言。
  “开价是一百二十万,一年,因为他们这个新的系列皮肤是今年周年庆的。”苏小沫兴奋极了,“姐,接么?这可是你第一个代言,虽然是游戏的,但好歹有个好的开始不是么!”
  李意溪听完后眨了眨眼,愣了,“……真、真的?”
  这种好事以前可没有,但凡要有那么一回,公司也不至于那么轻轻飘飘的就放弃了她啊,难道这次她真的开始转运了?
  李意溪的心砰砰砰直跳,这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让她有些晕眩,不可置信中夹杂着欣喜若狂,她不停的问苏小沫是不是真的,然后借她的肯定让自己安心。
  她是真的、真的要拿到一个很重要的代言了——《决战时刻》从诞生至今已经第五个年头,早就是一款国民级游戏,而她将会是它有史以来第一个代言人。
  “签签签!”她连连点头,然后又顿了顿,“不过答应得这么快,人家会不会觉得咱们好欺负啊?”
  苏小沫想了想,道:“不怕,咱们有傅先生呢,你可以跟他说说,让他给你把把关。”
  李意溪闻言就哎了声,催促道:“快回医院去,哦对了,先去广徳斋,我打包几个菜,再去趟何氏糖水铺,买份赤豆元宵。”
  苏小沫响亮的应了声,那j-i,ng神头儿就别提了,李意溪心里也极其高兴,一扫方才的疲惫颓废,整个人都j-i,ng神焕发起来。
  买好了东西,她回到医院,正好是下班时间,太阳西坠,已经是日暮时分,医院大厅里依旧人来人往,排队缴费拿药的队伍还是那么长,所有人都忙忙碌碌的。
  不过到底是晚饭时候了,有食堂阿姨推着小推车等在电梯门前,准备往病房挨个送去营养餐,还有家属拎着饭盒的,遇到了病友的家属,还互相问候几句,“你家老太太情况怎么样?”
  “嗨,不就是个痔疮嘛,好得很,今天j-i,ng神可足了,对了你爸呢,手术都三四天了,快出院了吧?”
  “医生说过两天拆线,拆了线就差不多了,痔疮,小手术了。”
  “就是就是,就痛几天,好了就没事了。”
  李意溪一边听,一边拉了拉围巾,挡住了半边脸,又扶扶帽子,然后在人群的裹挟下进了电梯。
  她被挤到了旁边,前面是个很高个子的小青年,她垫着脚尖看看,发现没人摁十七楼,便拍了拍前头那人的肩膀,“帅哥,可以帮忙摁一下十七楼么?”
  “哦,好的。”前头那人应了一声,然后替她摁了楼层。
  李意溪道了声谢,对方下意识的回头看了她一眼,似乎愣了愣,又立刻把头扭了回去,“呃、不……不用……”
  电梯人多,几乎每层楼都有人摁了,时不时就要停一下,越往上就越是人少,空间宽敞起来,李意溪松了口气,觉得心口没那么闷了。
  好容易到了十七楼,开门时她看见外头等电梯的人,笑着打了声招呼:“杨护士长下班了啊?”
  杨护长笑着应了声是,“李小姐这么早就来送饭了?”
  “不早啦,太阳都下山了。”她一面应,一面听见背后电梯门关上的声音。
  傅登云在医院哪儿也不能去,就待在病房打针吃药,医生偶尔来看看他,老爷子和二哥也来了,陪了他半天又被他赶回去,这会儿正看着电视发呆。
  这一天病房的门锁不知被拧开过多少次,每次他都满怀期待的抬头望过去,以为会是李意溪回来了,可每次都不是,希望落空的感受一天之内感受了那么多次,他都有些麻木了。
  “咔哒——”
  门锁又有声音了,是护士还是医生?傅登云眼皮动了动,伸手摸过遥控器换了个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