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天生巨星[娱乐圈] 作者:委陵

 文案
  宋妖有个秘密——她是一只猫妖,本土的,橘的,还是建国后成j-i,ng的那种。
  加入娱乐圈后,其他的女明星一日吃三口,她一顿吃三碗。别人上综艺是为了卖人设,她卖猫粮。别人演戏十八个替身,她徒手吊威亚,还能顺便表演个英雄救美。
  还一不小心,就这么红了……
  业内都说,唐季礼年纪轻轻就已是三金影帝,主演票房更是一骑绝尘,距离戛纳柏林也不过只有一步之遥。
  前途太好,别人羡慕不来。
  只有宋妖,看到他来时的满肩风雪,也懂他不能言说的隐秘艰辛。
  ——世界太大,我爱你天真,也爱你不为人知的热忱。
  内容标签: 时代奇缘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妖,唐季礼 ┃ 配角:《咸鱼自救指南[穿书]》求收藏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猫j-i,ng的自我修养
 
 
第1章 
  正午的阳光把地面晒得有些脆,空气中飘着因为堵车而摩擦出来的燥。
  宋妖骑着她那头粉色的小毛驴,红灯一歇就一脚油门到底,旁边的奥迪还没反应过来,原来位置上就已经只剩下一排幻影。
  奥迪车主鸣了个马后笛:“这破电瓶车,当自己开超跑呢?”
  从片场到女主演助理指定的咖啡厅横跨大半个城区,这家极有逼格的餐厅没有外卖,只能自取,甚至连进店时的着装都有着无形的要求——非正装请出门右转。
  于是豹纹外套牛仔裤的宋妖在门外蹲了半个小时,才取到了这份“咖啡不加糖,沙拉不放酱”的外卖。
  停下毛驴收起钥匙,宋妖吐下了嘴里的j-i骨头,嘴唇一片亮晶晶,唇角还残留着一些j-ir_ou_渣。
  小手指勾着那j-i,ng装打丝带儿的外卖盒,宋妖亮出工作证,一路走向白真真专属的化妆间。
  化妆间里的助理显然对她的速度表示不满,接过外卖盒后马上就瞥了一眼表,抱歉地看向那位坐在中间的女明星:“真真姐,剧组那边……”
  “不吃了。”
  作为出道五年的二线女星,白真真素来有“小玉女”之称,打扮一向清丽可人。可今天的妆容却明显大胆很多,金色眼影佐红唇,皮裙勾勒出苗条的身段,此刻她刚补完妆,正拿着眼线笔在眼尾点出一抹泪痣。
  啧,还挺性感的。
  宋妖放下外卖盒,靠在门框上欣赏美色,唇角微微勾起,似乎还带着一点惬意,仿佛丝毫不介意自己奔波近一个多小时的成果就这么被人嫌弃。
  宋妖的眼尾也有一颗泪痣,不过她这是天生的,而且不是黑色,是鲜红的,因这一点,本就j-i,ng致的五官反而显得更加梦幻。
  她生得肤白腿长,穿衣风格也相当不羁,脖子上悬挂着一副红色耳机,脚上则搭了一双十孔的马丁靴,整个人往那儿一站,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这道风景线显然没有什么主动挪地的自觉,甚至还闭目戴上了耳机,准备点击蹦迪神曲。
  那个包装j-i,ng美的外卖盒就静静沉默在化妆间的桌子上,似乎已经被遗忘。京城的十一月冷得刺骨,这位女明星倒是长了一架铁骨,就穿着那么一件吊带小皮裙,外套都不披就带着助理准备离开了。
  路过宋妖时微微停下了脚步:“宋小姐,我们走吧。”
  宋妖睁开眼,虹膜里是浓稠到快化出水的绿。
  她点点头:“走吧。”
  保姆车在外等待多时,随行的还有几位剧组的工作人员,《妖笼》的女主戏份本来于上上月就已杀青,可天有不测风云,政策说变就变,原本的女主结局不能过审,只能补拍。
  补拍这件事本来也在合同内,可是不巧的是……
  白真真转过头看向宋妖,语调温柔又尖锐:“徐正青除了让你来监视我之外,就没说点别的?”
  不巧的是,这位大明星最近正在与公司闹解约,而她的专属经纪人正是宋妖为数不多的朋友,也是她口中的徐正青。
  宋妖不知何时在嘴里悄悄放了一颗泡泡糖,在白真真出口前正好成功吹出一个坚持住三秒的泡泡,她摘下耳机,却依旧保持着大腿翘在二腿上的坐姿,给了白真真一个眼神。
  明明只是普通的一记眼神,却给了她一股莫名的压力。宋妖的眼睛乍看像是一团墨,实则却是一片浓稠的墨绿色,在昏暗的环境中隐隐发亮,像是某种兽类。
  她仍旧自顾自吹着泡泡糖,声音又撩又沙:“是说了一些废话,我挑着记了几句。”
  白真真:“说了什么?”
  宋妖选择性忽略了她那位友人声泪俱下抱着她的大腿求她多对白真真说说软话,务必要回心转意重返公司的画面。
  宋妖说:“他说,让你解约的时候记得把违约金付清。”
  白真真:“……”
  车内空调不知何时从制暖变成了制冷,还自带一股低气压。车轮飞速向前,车厢内则在宋妖那一句话落便开始了长久的沉默。
  宋妖越过白真真的侧脸看向窗外,车窗外是灰扑扑的树木和来往匆匆的人,以及飘散在空中的PM2.5们。
  好像自从一年前来到这座城市,入目的总是这些复制粘贴般的风景。
  汽车的速度很快,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地处城郊的影视拍摄基地。
  剧组的人早就等候多时,一众人员众星拱月般的来到保姆车前接驾,导演一张老脸笑出了花,张开双臂准备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真真啊,咱们可又见面啦。”
  白真真捂着胸口给导演短暂握了一个手,一改在车上冷漠的作风,一张小脸像是春风化冻,娇柔地弯了一下眉:“王导,又要麻烦您指导我这棵木头了。”
  白真真长得讨人喜欢,但是演技却是自入圈以来便饱受诟病,出道五年一直离不开观众的调侃,冰美人似乎真的把自己当成冰块了,表演时动作幅度稍微大一点就要把自己震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