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春色沦陷 作者:木甜(119)

  天色将迟。
  医院里处处充斥着消毒水气味,让人立马清醒。
  房间里空无一人。
  林陆远也不在, 想必是去林老那儿了。
  祝安坐起身。
  手上针孔已经不再流血。
  将棉球丢进垃圾桶, 下床,准备去看林老。
  然而。
  林陆远也没有在无菌室那儿。
  林老还要在里面呆很久,测排异反应、测各项指标, 并不是输血结束就能结束。
  管家和林二站在走廊上低声说话。
  祝安咬唇,走过去。
  林二先看到她,弯唇笑了笑,“安安来了?今天辛苦你了,刚刚去看你, 你还在睡觉, 就没打扰你。现在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吗?”
  祝安乖巧地摇摇头。
  “没有不舒服。”
  林二:“家里送来了瘦r_ou_红枣汤,一会儿记得吃。”
  “好。谢谢。林爷爷怎么样了?”
  管家接过话, “医生说没什么异常。刚还问了您呢, 现在睡着了。”
  时间确实也不早了。
  老爷子前几天一直在做清髓,身体机能已经有些扛不住。
  再加上做移植,更加疲惫。
  人一直处于一种半昏迷半清醒状态, 这会儿能安稳睡下去,也算让人松了口气。
  祝安咬唇,点点头。
  林二看了她一眼。
  蓦地,开口问道:“老三呢?刚刚人还在这儿,说要一个人去陪你, 还把家里佣人都打发走了。你怎么一个人来了?不见他人?”
  祝安愣了愣,张口,“我没看到他……”
  闻言,林二拧起眉。
  “这孩子真是!人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做什么也不会交代一声!二十几岁了还跟个小学生一样!一点都没脑子!”
  她虽是二姐,和林陆远年纪却差了许多。
  林夫人生完林陆远没多久就去世了。
  这下,林二担起了长姐如母的责任。
  小时候,作为家中唯一女性,林二训起林陆远来,比林老和林大都要严厉许多。
  林陆远虽然叛逆、桀骜不驯。
  还是会给她点面子。
  林二斥责完,又摸手机,给林陆远打电话。
  响了几声。
  没人接。
  全程,祝安一直没说话。
  待了半晌。
  她起身,轻声留了一句“我去找小叔叔”。
  回了刚刚自己休息那间病房。
  只这一会儿工夫。
  病房已经大变了样。
  原本惨白凄冷通通消失不见,继而被灼目热烈的红色接替。
  玫瑰花束挤满了一整个宽敞房间。
  一眼望去。
  似是有万支之多。
  花朵上还带了新鲜露水,将落未落。映着鲜红颜色,模样娇憨可人。
  林陆远坐在满地鲜花中间。
  但这好皮相实属天赐,竟然没有被花朵压过。
  瓷白皮肤、j-i,ng致五官、清贵绝伦气质。
  在满目红色中,像是发着微光般,引人注目。
  祝安呆呆地愣在原地。
  林陆远笑了一声。
  勾手,“过来。”
  祝安没动。
  他挑眉,“要我过来抱你?”
  祝安还有点虚弱,加上睡了一觉,没什么食欲,什么都还没吃,脸色不免泛白。
  林陆远身后那张桌上,放了保温桶。
  想必是给她拿来的晚餐。
  只是这会儿,没人关注。
  祝安往前走了两步,跨过散落在地的玫瑰,走到他面前。
  林陆远:“本来想再等等——但你知道的,我这人很心急。”
  虽然他平时看起来道貌岸然、四平八稳。
  实际上,人脾气是比较急,一点都不拖拉。
  自从那日,祝安没有推开那个亲吻之后,林陆远已经偷偷筹谋了很久。
  既然那个什么莫如望抱来一束玫瑰。
  他就要给祝安铺一地玫瑰。
  林陆远眉眼依旧如同昨日少年郎。
  一字一句,语带笑意。
  “祝安小朋友,要和我一直绽放一百万朵玫瑰吗?[注1]”
  -
  移植结果非常好。
  林老没有出现任何排异现象。
  很快出院,居家调养。
  祝安也恢复了正常学业。
  一月中旬。
  期末考前夕。
  辅导员将祝安叫到办公室。
  祝安不明所以,心里渐渐有了点猜测。
  之前她阑尾炎住院时,辅导员来看望过她。
  特地说了点毕业计划相关。
  现在正到了大三第一学期期末,要是有什么安排,也必须得准备起来了。
  办公室里没有其他老师在。
  祝安敲门。
  喊了声“老师”,迈步,走进去。
  辅导员冲她笑了笑,“祝安来了啊,麻烦关一下门。”
  她反手阖上门。
  “来这儿坐。”
  两人面对面坐下。
  果然。
  辅导员拿了张纸出来,开口问道:“之前有跟你讨论过毕业的问题。你当时说还在考虑,现在考虑得怎么样了啊?”
  怎么样?
  当然是没什么结果。
  因为林陆远,祝安想过独立。
  想离开林家,试着独自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