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画地为牢 作者:韦亚

 文案:
  江妤:“我要的很简单,一家人过平静的生活。”
  乔致远:“我要的更简单,过咱两的小r.ì子。”
  乔致远的爱像一座牢,江妤被困的死死的,越是想逃束缚的就越紧。
  ps:京腔调调的哦!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虐恋情深 边缘恋歌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妤乔致远 ┃ 配角: ┃ 其它:京片子
  一句话简介:JQ满满的
 
 
第1章 
  江妤第一次见到乔致远是在“皇冠会馆”的VIP包厢里。当时,实在走投无路了,又急需关系和人脉,就听人忽悠稀里糊涂地签了一个乱八七糟的经纪公司,后来才发现整个就是一个拉皮条的。带她的是一个叫王胖子的中年男人,说好听的叫经纪人,其实就是龟公老鸨子,她也是到了地方才知道这么一回事。
  那天跟她一起去应酬的还有一个叫苏菲的女孩,因为模样好人又激灵,王胖子应酬经常叫上她一起去。苏菲一连吃了几个饭局,见了不少制片人导演编剧什么的,当时说的好好的,捧她当女主角,结果陪吃陪喝陪了一溜十三招,就是去片场跑跑龙套,愣是连个露脸的镜头都没捞着。苏菲觉得亏死了,饭局上少不了被摸摸小手,拍拍大腿什么的。有一回王胖子拉她去“白宫馆”应酬,她当时还挺乐意的,屁颠屁颠地就跟着去了,到地界儿才知道就是一帮牛鬼蛇神。更倒胃口的是一个扎着马尾巴的男人翘着兰花指吹自己是某某开国将军的后代,准备砸个几亿拍个连好莱坞都眼气的大片。苏菲听他没个谱儿的吹牛逼,没忍住笑场了。这一笑倒是不打紧,娘娘腔立马就把话头引到她身上了,说她皮肤不咋好不上镜,这女的不管当不当演员皮肤都得保养好。接着就传授了保养皮肤的秘方,什么y-inyá-ng调和,雌雄搭配之类的鬼话。酒足饭饱后这帮大爷拍拍屁股就走人了,结账时王胖子当场就懵逼,一边刷卡一边骂这帮龟孙子,没钱充什么大爷。
  后来苏菲也学聪明了,一听有饭局打听仔细了才决定去不去。王胖子“哼”了一声,“小丫头毛还没长齐呢就敢拿乔了,这回的局儿你不去,多的是人削尖脑袋抢着去呢。你知道这回请的人是谁吗?北京城里响当当的人物,盛世传媒的乔二爷。要说这老乔家,那可是政商一肩双挑一马双跨,吐口痰冻成冰疙瘩都能卡你一跟头。乔二爷三十还没冒出头呢,就是咱们这圈里的大拿了,这在北京城里那也是蝎子粑粑独一份。这个局儿我还是腆着老脸硬巴结来的,别他妈的好赖不知。”
  这乔二爷应该来头不小,苏菲一听是他的局儿立马一蹦三尺高,好说歹说地求着王胖子带上她。王胖子说光她一个不行,就在她们培训班里晃d_àng了半天,也没个中意的。正要出去赶巧撞上了江妤,不经意的打眼一瞧,呦,条顺盘靓,长得贼标致。一打听,还是他手里的人,这么出奇的人咋就没留意呢,白白浪费大好资源呐。
  上了车,王胖子给苏菲扔下了一句话,“没事给她好好开导开导,小姑娘看着抖机灵的,可别事儿到跟前放我鹰儿。”
  苏菲翻翻白眼,“知道啦,这还用你j_iao代。”
  苏菲是个自来熟,没一会儿就跟江妤热乎了。一路上就听她叽叽咕咕地翻王胖子的旧账,说他这人平时小气吧啦的,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花。别看整天牛逼哄哄的,其实啥也不是,在外面点头哈腰地给人装孙子。人没啥能耐还特能显摆,以前出门都坐公司的面包车,这不去见乔二爷怕跌份儿,不知道从哪儿捣腾这么一辆二手路虎,宝贝的跟他老婆似的。
  江妤第一次出来应酬,心里七上八下地打着鼓点,生怕待会儿掉链子,哪有啥心情听她发牢S_āo。
  在路上塞了半个多小时,等他们火急火燎赶到时,那一小帮人已经喝了两轮了,桌上的菜都没怎么动,酒已经喝了好几打了。
  “哟,王胖子样儿大了你,爷儿几个等也就算了。把乔二爷亮在这儿等,你这老小子可忒不地道了。”说话的这位是光头吴六,圈儿里的人都叫他六子,这回就是他在中间牵的线儿。
  王胖子一手夹着包,另一只手“啪啪”拍脑门,“哎呦嘿,这我哪敢?六哥,您不知道这西直门车堵得跟火车似的,我急得就差没叫祖宗了。”
  “我寻思你小子攀上了高枝儿,眼界儿高了,瞧不上我六子了呢。”
  “六哥,瞧您这话说的,我这两只眼珠子要是不认得您,活该抠出来当炮儿摔,给您听个响儿。”王胖子巴结人的话接得那叫一个麻利儿。
  “得,你这大嘴叉子一张还挺能白活的。别跟我耍那个里格楞儿了,自个儿找个地儿坐,麻溜儿的。”吴六叼着一根比大拇手指粗上一圈儿的烟,吸了两口呛得直咳嗽。
  “哎!”王胖子赶紧寻了个座儿,回头给她们使了个眼色。
  江妤杵在门口半天没动弹,冷不丁地被苏菲拽了一把,一个踉跄差点没绊个跟头。王胖子听到动静,老大不乐意地瞪了她好几眼。
  饭局上,一直都是吴六在说,王胖子偶尔能c-h-ā上两句,其他人都是陪衬儿。至于那个乔二爷,从他们进屋开始就没抬起过头,一直低着脑袋玩手机。江妤正好坐在他对面,起初还挺纳闷的这号人里哪个是传说中的乔二爷,直到她发现吴六不管干啥眼睛都瞄着这人,她这才转过弯来,原来对面这位就是乔二爷。
  吴六还在滔滔不绝地絮叨,车轱辘话来回说,吐沫星子横飞,这菜是没法吃了。苏菲吃了几口也撂了筷子,捅了捅她,倒了一小杯老白干放到她面前。
  江妤摇了摇头,把酒推了回去。苏菲耸了耸肩,一口闷了。底儿朝天地空了空酒杯,显呗给她看,果真一滴不剩。
  苏菲闷得发慌,拿两个杯子来回捣酒自娱自乐。其实,江妤也呆得五脊六兽的,话不敢说,菜不能吃的,一个坐姿坚持了半个小时,都快成雕像了。
  江妤打算神不知鬼不觉换个姿势,哪想这腿太长时间没动弹了,已经麻得没受支配了。刚一伸腿,力道没掌握好,一脚蹬在人家腿上,连桌子都跟着轻颤了两下,可见这劲道确实不小。江妤一阵心慌,反s_h_èx_ing地抬头一瞧,那低头党也不约而同地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