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偶像每天都来看我吃饭 作者:岳小红(44)

  顾朗端了一盆切好的送进厨房,又从姜瑶盆里拿了一只帮她切,“没了,大厨说今天先少做点,看看顾客评价。”
  “那我们几点开始营业?”
  “六点,六点的时候白天去海上玩的客人会回来吃饭。”顾朗把剩下几个螃蟹都切好,“我给他们送进去,你休息一下,晚上可能要忙到很晚。”
  姜瑶也没跟他客气,刚刚切的时候没感觉,现在胳膊确实有点酸疼。
  活动了下肩膀,她摘了几个西红柿,拿进厨房准备洗洗给大家当水果吃。
  厨房里温度还不算太高,王逸刚开始烧油,秦月正在给螃蟹裹炸粉。
  “瑶瑶,你帮我把这个给大厨端过去好吗?”
  秦月突然叫住她,递给她一盘腌好的螃蟹。
  姜瑶放下手里的西红柿,把螃蟹放到王逸手边。
  “瑶瑶那边的窗户开一下吧,室内最好通通风,我看摄像大哥热得满头大汗。”
  姜瑶没说话,走到窗边推开了窗户。
  “工作人员跟着我们一起太辛苦了,吃几个西红柿吧”秦月笑吟吟地看着几个工作人员。
  摄像摇了摇头,手上捧着设备,怎么可能吃东西。
  “哎,我手上沾的都是面粉。”她又看向姜瑶,“瑶瑶去吧,给大家分一下西红柿。”
  姜瑶没动,她是真的想不通秦月想干吗,她们两个来录节目前根本就不认识,更别提有什么仇怨了,之前的事情还可以说她是公主病,这次明显就是针对自己。
  大家都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过的人,秦月这几句话说完,在场的人都敏感的发现两个人之间好像有些不对付。
  “是姜瑶刚刚摘的西红柿吗?”顾朗走到秦月身边,拿了几颗西红柿,看着她。
  秦月笑容不变,“是呀,我们给大家分一下吧。”
  她擦了下手,也拿了几颗西红柿。
  顾朗浅笑,“我跟姜瑶去院子里看看还有什么能吃的,一会给大家做晚饭。”说着,他顺手把西红柿放到秦月手边。
  秦月神色顿了一下,又笑开,“好啊,那辛苦你们啦。”
  她洗了洗西红柿,给几个工作人员分了。
  又回到案台前,她低下头,眼里划过一丝愤怒。
  这一刻,她发现自己是真的讨厌姜瑶。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除了一张好看的脸,和一个优越的家世,什么都没有,但是却可以和她平起平坐。
  她出身一个县城的小康家庭,因为从小就漂亮,家里倾尽所有的培养她的特长,就为了有朝一r.ì她能够出人头地,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她也确实做到了,成功的从一个小小的伴舞,变成了今天的唱跳女王。
  只是在这个圈子里越久,她就越明白一个道理,没有人是不可取代的,永远有比你年轻漂亮的新人涌现。
  但是她不服啊,她一路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累才走到今天,她怎么能就这样逐渐被人遗忘。
  然后姜瑶出现了,她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够上全国最火的综艺,和最火的明星同台,经纪人还让自己一定要让着她。
  凭什么呢?
  秦月重重地捏住了手里的螃蟹,掌心被尖锐的蟹壳划了一道。
  她现在更清醒了,她知道自己要什么,她要重回巅峰,还要让她看不起的人跌落谷底。
  *
  顾朗在院子里绕了一圈,这就是常见的那种农家乐小院,收拾的很干净,摆了好几张大桌子。
  “咱们出去转转?”姜瑶看向顾朗,反正现在没他们什么活,等螃蟹腌好还要有一会。
  顾朗刚想答应,视线突然被一辆电动三轮车吸引,他走过去看了看。
  “这个我们能骑吗?”他问导演。
  “能,农家乐里的东西你们都可以用。”
  顾朗跨上三轮车,冲着姜瑶一扬下巴,“走吧,带你兜风。”
  姜瑶也来了兴致,她还从来没坐过三轮车呢,她兴冲冲的跑过去,“我坐后车斗里吗?”
  顾朗嗯了一声,又嘱咐她,“后面可能会有点晃,扶稳了。”
  “你怎么会开电动三轮啊?以前开过吗?”姜瑶是真的好奇,顾朗一直被各种媒体评为最具都市感的男人,哪怕戴个C_ào帽都像当季新款,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开三轮车的人。
  看着姜瑶坐稳了,顾朗慢慢开始启动,“以前拍戏的时候开过。”
  “哪部戏?我好像没看见过呀。”不是姜瑶吹,顾朗从出道到现在所有的戏,她都看过最少十遍,尤其是几部经典的,更是她的下饭必备,但是从来没在哪部戏里见他开过三轮。
  顾朗嘴角翘了一下,“我上大二的时候,一个导演系师兄的毕业作品,我在里面演一个小卖部老板,每天进货就开着这种三轮。”
  姜瑶往前探了下身,有点急切,“那现在还能看到吗?”
  身为资深元老级粉丝,怎么能没有偶像的早期资源。
  “没有了,后来剪片子的时候把我那段剪掉了。”
  姜瑶愤愤不平,“什么?这个导演是谁!”
  顾朗十六岁出道,十九岁就拿了第一个影帝,居然还会被一个新人导演剪了镜头。
  顾朗憋着笑,“齐原野。”
  “...”
  姜瑶默默地缩回身子,“是他啊...”
  行吧,传说中的天才导演,中国电影届的希望之光,难怪敢剪顾朗的戏份。
  三轮车已经开到了街道上,顾朗看着路边的C_ào丛,突然来了兴致。
  “当年拍他的戏的时候也是在这样的农村,为了拍一个进货的场面,我来来回回倒车了好几遍,那会是早上六点,只要一倒车,这个车就会喊倒车倒车,弄得周围邻居的狗也跟着叫,我们差点被村民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