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偶像每天都来看我吃饭 作者:岳小红(52)

  予你安宁,护你一生。
  2019.10.17文案已截图发微博
 
 
第26章 混乱
  顾朗抿着唇, 视线一点点从屏幕上划过。
  姜瑶靠着沙发坐着,镜头带到了她身后的墙壁和沙发。
  黑色的壁纸, 深灰色的沙发, 硬朗又简洁的风格。
  阿成还在感叹:“顾哥你是没看见,刚刚姜瑶手机歪了一下, 拍到了半个客厅,装修真的超级酷, 我感觉这种风格你应该挺喜欢, 商务j.īng_英风。”
  这话怎么听得人那么难受呢,顾朗盯着屏幕看了半天, 突然退出了直播间。
  阿成一脸懵, 正看得开心呢, 马上姜瑶就要发动态了, 前十名评论都送荷花酥和桃花酥一份,他这都摩拳擦掌准备好了。
  “顾哥咱不抢了吗?”
  “我发个微信。”
  打开微信,顾朗点开和姜瑶的对话框, 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在农家乐的时候。
  他来来回回打了好几个字,又都删掉。
  握着手机,他难得的陷入了纠结。
  他其实想问的直接一点,但又怕太唐突, 毕竟现在他好像没什么资格过问她的私事。
  他决定委婉一点。
  顾朗:【你吃饭了吗?】
  姜瑶没回, 直播应该还没结束。
  顾朗又切回直播间,正好赶上姜瑶跟大家说再见,他直接把手机塞进阿成手里。
  什么话都不用说, 只要一个动作,阿成就明白了。
  又到了他发光发热的时候了。
  姜瑶一向守时,说好了直播结束后一分钟发动态,就是一分钟。阿成紧紧盯着屏幕,在动态跳出来的那一秒,疯狂点击发送。
  又是光荣的第一名,荷花酥和蛋黄酥都到手了。
  顾朗接过手机,现在姜瑶直播结束了,应该很快就会看到微信。
  他回到聊天界面等着。
  十分钟过去了,姜瑶没回。
  二十分钟过去了,姜瑶还是没回。
  姜瑶的手机被打爆了。
  直播的时候她用的都是专门直播的手机,自己r.ì常用的手机静音放在了桌子上。
  直播结束,她拿起手机,发现手机热的烫手。
  密密麻麻的短信和电话不停地从屏幕上划过,快的让人看不清。
  但是她还是能从划过屏幕的零星几个字眼里,看到短信里恶毒的诅咒。
  她甚至没办法打开任何一个软件,因为不断的有电话进来。
  捧着手机,她的手有点抖,这一条条的未接来电和未读短信,就像是突然从房间角落里冒出来,想要爬到她身上的虫子一样。
  就在她想要强制关机的时候,大门突然开了。
  姜瑶惶恐地抬起头。
  是姜峥。
  她鼻子突然发酸,刚刚的慌乱和不安都被浓浓的委屈所替代。
  “哥哥”
  姜峥快步走过来,刚刚一进门他就看见姜瑶脸色发白,眼睛红了一圈。
  “怎么了?”他声音难得的温柔。
  姜瑶把手机递给他,S_āo扰电话和短信越来越多,手机越来越烫。
  姜峥低头看了一眼,屏幕已经晃成一片,他捏紧了手机,直接强制关机。
  他揽住姜瑶的肩膀,带着她往房间走,“这件事j_iao给我,这几天你先不要出门。”
  扶着姜瑶坐下,他又给她倒了一杯温水,“给你打S_āo扰电话的估计和寄包裹的是一个人。”顿了一下,他脑海里又浮现起那天在警察局里见到的包裹,那只鲜血淋漓的死猫。轻轻拍了拍姜瑶的手,他低声说道:“警察已经锁定了一个人,马上就要去找他,不要怕。”
  姜瑶抿了口热水,一股暖流顺着食道划过五脏六腑,她动了动有点僵硬的手指。
  “我没事,刚刚就是太突然了,第一次见这么多”她想了一下,“这么多的诅咒?”
  听见诅咒两个字,姜峥脸皮抽了一下,他现在对这个词很敏感。
  “别说这个,躺下睡一觉,我让人给你送个新的手机卡过来。”
  姜瑶:“......”
  姜瑶:“可我才刚起来没多久。”
  “别废话。”姜峥直接拎着她后脖领子,把她塞到床上,“睡觉,睡醒了这些我都给你解决了。”
  “......”这霸道总裁风是怎么回事。
  姜峥看着她躺好,就走了出去。
  姜瑶毫无睡意,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也不能玩手机。
  她干脆又回想了一遍这几天的经历,如果说结仇,好像只有秦月,但是两个人之间也说不上是仇吧。
  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对自己恶意这么大?
  拉高空调被,她把下巴缩进去,紧紧团住自己,敌在明我在暗的感觉太不好了。
  难道是她什么时候无意中得罪了人不知道?姜瑶脑洞大开,把自己这几天接触过的人全都想了一遍,从摄像到清洁阿姨。
  眼皮慢慢变沉,她做了个光怪陆离的梦。
  梦里,这几天和她接触过的人都变成了NPC,她必须一个个攻略过去才能活命。摄影NPC要万年玄铁,要用它来炼制一把全世界最稳定的三脚架。
  导演NPC要一件金丝做的小马甲,上面必须有五十个口袋,用来装他随身带的东西。
  王逸NPC要一从火苗,能瞬间烤熟所有食物。
  姜瑶在梦里无所不能,只要一掏口袋,就能实现他们的愿望。
  然后她卡在了最后一关。
  顾朗NPC什么都不要,只要她和他说话的时候不能紧张。
  姜瑶很努力的在梦里放松自己,但是一对上顾朗那双沉黑的眸子,就呼吸急促想叫救护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