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偶像每天都来看我吃饭 作者:岳小红(86)

  顾朗把注意力放回屏幕上,他皱了下眉,没想到节目组把这个也放出来。
  大屏幕上,是他半|裸的后背。
  被鹅咬了之后,他回屋上药,摄像师都出去了,但是屋里的固定摄像机还开着,他脱了T恤遮到摄像机上。
  就这么短短一段视频,节目组丧心病狂地重放了五遍!
  顾朗木着一张脸看着自己进屋,单手脱掉T恤,然后赤着上身走向摄像机,弯腰罩住镜头。
  他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看的,能让节目组放五遍。
  他不明白,姜瑶可太明白了,要不是顾朗就在身边,她现在绝对要掏出手机录像。
  这是什么惊天大福利,从今天开始,美食盛典节目组将在她心中珍藏,她甚至怀疑剪辑组里有自己人,不然怎么会这么懂她们粉丝的心。
  看着顾朗线条优美的腹肌,还有弯腰凑近镜头时微微隆起的肱二头肌,姜瑶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发出j-i叫。
  “回后厨吗?”顾朗不想再在这呆了,尤其是他后面的女生一直在尖叫,还有人说什么想摸一把的...
  姜瑶还没回过神,她张嘴就来,“我想跟你回家。”
  顾朗:.........
  姜瑶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她猛地捂住自己的嘴,在心里痛骂自己一万遍,怎么能把心里话说出来呢?
  都怪今天的月色太撩人,屏幕上的顾朗太诱惑。
  她是彻底没脸见人了,她也不管顾朗什么反应,转身就跑。
  进了后厨,姜瑶立刻抢过王逸手里的勺子,“我来吧,该您了。”
  王逸并不是很想出去,他一个人在这挺清闲的,尤其是现在大家都在外面看节目,点菜的也少了,他一个人完全可以应付过来。
  姜瑶很强硬,“您马上就出来,您去看,这里j_iao给我。”
  王逸还想再客气两句,就看见顾朗不紧不慢地走进来,眼睛还直勾勾地盯着姜瑶。
  行了,这下他什么都明白了,他走,他为提高祖国结婚率做贡献。
  这下狭小的后厨就剩他们两个人,姜瑶假装自己很忙,不停地翻着锅里的龙虾。
  顾朗也不说话,就站那看她翻龙虾。
  跟拍他们的摄像师不太懂了,虽然两个人之间仿佛在冒着爱情的泡泡,但是能否换个场所,毕竟在后厨,连爱情的泡泡都是龙虾味的。
  “那个...”摄影师率先打破了沉默,“顾哥,您再往前点,这边挡镜头了。”
  说完他就想给自己点个赞,挡个屁的镜头,顾朗挡住的是爱情。
  看看,这两个人一离近了,姜瑶动作也慢下来了,脸也越来越红了,就连眼睛,都变得亮晶晶。
  两个人还是不说话,摄影师呼吸都放轻了,此时无声胜有声。
  “我......”
  “你.......”
  姜瑶和顾朗同时开了口,摄影师在心里发出尖叫,这就是爱情的开始啊!
  他在心里跟着他们一起说出了下一句话,“你先说。”
  姜瑶先说了,“能不能给我拿张纸,辣椒太辣,我眼泪要下来了。”
  摄影师:........
  顾朗轻轻笑了一声,拿了两张纸巾过来,没有递给姜瑶,直接附在了她的脸颊,“喝点水歇会,我来帮你炒。”
  姜瑶在顾朗手伸过来的时候,就基本丧失了行为能力。
  她睡前脑内小剧场都不敢这么演,顾朗居然!给她!擦眼泪!
  呜呜呜呜呜,她的眼泪不值钱,她还可以再流。
  顾朗松松拧开瓶盖,把水递给姜瑶,“流这么多眼泪,不渴吗?”
  姜瑶接过水,今天受的刺激太多,她基本放飞自我,“你要是还给我擦眼泪,我就不渴。”
  顾朗又笑了,他没说话,只是换了张纸巾,慢慢伸出手,一点点,认认真真地,把姜瑶额角鼻尖的汗珠都擦掉。
  现场又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摄影师的呼吸再次放轻,他觉得再来两次,他基本可以告别自主呼吸,转用人工呼吸。
  这次他没憋太久,因为秦月进来了。
  秦月心情很好,虽然剪辑的她不怎么满意,但是看到姜瑶也出了丑,她就开心了,反正不是她最倒霉就行。
  “大份龙虾好了吗?”
  姜瑶仿佛从梦里惊醒,她清了下嗓子,“好了,正要出锅。”
  她干脆利索地装好盘,递给秦月。
  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秦月却总觉得这里气氛有点怪,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虽然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但是这不妨碍她凭直觉做事。
  她在顾朗身边停下,“一起走吗?”
  顾朗看向姜瑶,她正低着头整理案板,一副我很忙,都不要跟我说话的样子。
  “你先走吧。”顾朗随口回了秦月一句,他走到姜瑶对面,很自然的和她一起整理起来。
  秦月现在知道这种奇怪的气氛是什么了,是顾朗和姜瑶,他们两个人之间太亲密了,虽然没有亲密的举动,但是谁都c-h-ā不进去。
  她身子有点僵,咬了咬牙,她走了出去。
  “你不出去吗?”姜瑶小声问顾朗,他这个时候应该在外面和秦月一起招待客人。
  “你想让我出去?”顾朗反问她。
  姜瑶当然不想,但是这里人这么多,还有这么多的摄像机,她总不能随心所欲。
  “外面好像有点忙。”
  “知道了。”
  姜瑶也不知道他知道了点什么,反正顾朗帮她收拾完之后就出去了。
  看着他出去,姜瑶心里松了口气,顾朗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她总觉得自己呼吸急促要叫救护车。
  再看看旁边的摄影师,也是一副呼吸急促的样子,姜瑶有点疑惑,“我们这是不是缺点氧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