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言情校园 >

(HP同人)S.S. by:人闲猫无事(下)

标签: HP
 
53 大脑封闭术 ...
 
  没有懒觉的周六上午,在魔药办公室门口迟疑了很久才进去。SUSIE不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到底有没有被别人看到,又看到多少?敏锐如SNAPE教授,如果真的知道了昨天的详细情况,他一定能猜出什么吧?
  “第一章到第五章,今天看完,明天我要考你。”
  正在仓储室里查看高级魔药备的教授头也没回的吩咐着。SUSIE拿起放在小书桌上的淡蓝色书籍《大脑封闭术和摄神取念》。
  这种没有被列为必修课的内容,据说只有魔力强大的巫师才能做到。
  “教授,昨天,是只博格特……”被魔法生物吓到昏倒的确很丢脸,SUSIE绞着手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我知道是只博格特。你们那位黑魔法防御课教授已经向我解释过了,不需要你的多此一举。”
  拿着几个空瓶子,SNAPE教授转了回来。
  “一只博格特就让你在医疗室昏迷了6个小时,你难道还想继续让更多的人知道我的学生在黑魔法方面是多么的愚蠢么?”
  “这个,只是……意外……”SUSIE的声音低不可闻。
  “意外?SUSIE.SUVARI,你的小命一点也不比那个该死的意外强多少!如果你不想我每次都在你上完防御课后去医疗室给你送药的话,最好尽快把那本该死的书看完然后别让你的大脑如同一个放在老鼠鼻子下的蛋糕一样毫无抵抗。”
  SNAPE教授已经开始有点咬牙切齿了。
  我……我自己也可以熬……这句话只敢在小女巫肚子里打转,然后被她自己咽回去。
  不过,教授的话什么意思?什么叫每次都要送药?难道那个该死的怀特在教授那边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了?
  如果真是这样,SUSIE发誓,她一定会熬制最恶毒的融血剂,时刻给那个道貌岸然的疯子准备着。
  “现在,回去,看书!”
  教授在旁边架起了坩锅,看看旁边放着原本装吐真剂的空瓶子,SUSEI很识相的离开了。她还不想被魔药教授一气之下灌下某些魔药,只因为那个可恶的疯子。
  既然教授只字不提,SUSIE也乐得自欺欺人。大脑封闭术嘛……反正有什么不对的就交给SNAPE教授解决吧,相信教授是不会让自己这个装满魔药和配方的脑袋□裸的暴露在别人面前的。摄魂取念……哼,等她学会了,一定要去找机会好好看看那个疯狂的前傲罗的脑子里到底少了哪个部分!
  
  大脑封闭术,光有理论是不够的,还得在实践中掌握,这就是SNAPE教授所说的考试。
  当SUSIE再次来到这间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周日的晚上了。学生们用过晚餐后都在休息室里完成自己来不及写的作业,第二天是通常意义上的作业高峰日啊。
  SUSIE站在y-in暗的地窖中,她被要求用书中提到的方式来防御教授对她思维的入侵。SNAPE教授已经抽出了自己的魔杖对着SUSIE,表情严肃。
  SUSIE努力把自己的大脑清空,并维持意识的警觉。SNAPE教授不仅是个优秀的魔药学教授,更是一名强大的黑魔法师,这从他每年都申请担当黑魔法防御课教授的举动就可以看出来。他对自己的黑魔法很有自信。可惜那个白胡子校长每次都拒绝。
  两个人面对面站着,SUSEI紧张而别扭,她头一次在这种心情下面对教授的魔杖。SNAPE教授则随意多了。她看着SNAPE教授的黑眸注视着自己,一簇光芒袭来,黑色的瞳孔越来越深邃,越来越压抑,逐渐吞没了SUSIE。
  SUSIE发现自己站在一片牧场前,她正骑在爱玛身上,被父亲缓缓的牵着。这是她第一次骑马。那个时候她才6岁。母亲则在不远的木屋旁收拾桌子,放上水果和甜点。SUSIE似乎还能感觉到自己已经被抓得紧紧的缰绳勒痛了手。甚至都不能顺利的从马上下来。父亲无奈的笑着,张开双臂温柔的把自己的女儿抱下小马驹。
  可是旁边突然想起的声音却打破了这份宁静:“SUSIE,你的智商难道还维持在十年前的水平?”
  惊诧之下,一下子被记忆弹了出来的SUSIE仿佛还沉浸其中,SNAPE教授已经开始了他的训话:“SUSIE.SUVARI,我交给你的书上明明写着幼年期的记忆最容易被窥视到,为何你依然没有对这方面进行弥补?还是你以为自己的童年美好到想展示给每个人欣赏?”
  再来一次
  等SUSIE抬头时,SNAPE教授的眼神已经盯上了她。一阵黑色的波浪再度袭向SUSIE。在一阵漩涡中无力挣扎后,SUSIE的意识再度失去了控制。
  等她终于看清楚自己所在的环境后,SUSIE发觉不断的有雨滴滴在自己的脸上。y-in沉的天气、y-in沉的氛围、和y-in沉的小小身体。眼前的瘦弱女孩全身黑衣,坐在早已s-hi透的墓碑旁,木然的小脸已经被冰冷的雨水冲刷得苍白冰凉。很久很久,久到雨水逐渐变小,又逐渐停止,那个黑衣的小姑娘依然一动不动。这一次,SNAPE教授并没有打断SUSIE,他静静的在旁边站着,看着旁边那个大SUSIE泪流满面,看着她自己离开了那份记忆。
  喘着气,SUSIE极力平复自己的情绪。SNAPE教授在旁边一言不发的看着她。他不会想再来一次把?
  和严厉的人求情是没有用的,SNAPE教授毫不客气在SUSIE稍微平缓些的喘息中再次盯上了那对褐色的眼神。
  这次的画面依旧黑暗。SUSIE惊恐的看着面前的大箱子不断的向外冒着黑雾。那些黑雾很快已经要淹没她了,旁边两个SUSIE再熟悉不过的身影慢慢显现。一切都如同慢镜头般缓缓进行着,眼看那两个身影就要消失……
  不……SUSIE再也控制不住,她不要,不要再经历这样的痛苦……
  奋力的抵抗着,集中全部力量,全部精神,把旁边窥视的人赶出这个记忆,快走,快走,快啊……要,要来不及……
  终于,SNAPE教授从SUSIE的记忆中被弹了出来,甚至连他的魔杖都快要脱离了。SUSIE已经面无血色,她的脑袋像要爆开般抽痛着,抵抗,消耗了她所有的力量。